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qnwuy"><acronym id="qnwuy"></acronym></s>
    <th id="qnwuy"></th>
  • <th id="qnwuy"></th>
    
    

    <tbody id="qnwuy"></tbody>
    <em id="qnwuy"></em>
    <span id="qnwuy"></span>
    <tbody id="qnwuy"></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淫奴人妻李美琳

    淫奴人妻李美琳 - 淫奴人妻李美琳
    今朝有屄今朝操,
      莫待無屄空射墻。
      精盛年華勿擼屌,
      男兒擼屌不壯陽。
      熊熊欲火鳳求凰,
      淫者生來為屄狂。
      英屌怒勃操屄去,
      爺乃天驕操屄郎。
      ——《長操屄行》
      我事先安排了一下,聚會開始后,我沒有像往常那樣時刻陪伴在她身邊,而是和其他漂亮女孩混在一起,談笑風生,把她冷落在了一旁。
      偶爾我會過去和她說兩句話,不過都是坐下沒多久就被其他幾位女孩給拽走了。剛開始李美琳并不和她們計較,但一來二去次數多了,她的臉上也就不知不覺地有了一絲慍色,我仿佛嗅到了混入胭脂的火藥味。女人們的戰爭都是悄無聲息、心照不宣的。
      不一會,就在我和那群女孩嬉戲打鬧的時候,李美琳突然徑直走過來,對我說:「小濤,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刮伊⒖谭砰_手里的女孩,說道:「那我送你吧,我也走!估蠲懒諗[擺手說:「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留下來繼續玩吧!刮艺f:「你走了我留下來還有什幺意思,咱們一起走吧!拐f完我轉身對我身邊的女孩們說道:「各位美女,對不起我要走了,你們玩得開心點,拜拜!埂笣,你不要走,再陪我們玩一會嘛!挂粋女孩立即拉住我的手撒起了嬌。
      我輕輕甩開她的手,說:「不行,琳姐要回家了,我要送她!埂甘茬勐,那個老女人,都那幺大歲數了還要別人送啊!古⒕锲鹆俗,瞟了李美琳一眼。
      我生氣地說道:「喂,你怎幺說話?」
      李美琳輕輕拽了拽我的衣角,說:「小濤,算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別和她吵!刮页脵C抓住她的手,說:「琳姐,別理她,我送你回去!惯@時其他女孩也開始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哼,一把年紀了還裝嫩,臉上不知道擦了多少粉,你瞧她那嘴角,都下垂了!埂妇褪,裝什幺裝,還真拿自己當盤菜,眼角和脖子上也都有皺紋了,真難看!埂笣缭蹒蹠瓷纤?」
      「唉,還不都是因為濤哥太傻了,老女人有的是花樣!埂概!老女人就是不要臉!」「喂,你們說夠了沒有?」我氣憤地轉身看著她們。
      那群女孩立刻乖乖地閉上了嘴,李美琳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她的雙手一起拉住了我,小聲說:「算了小濤,我們走吧!惯@時,人群里最漂亮的一位美女走了出來,沖我甜美地微笑道:「薛濤,不要走,留下來好嗎?」我搖搖頭,說道:「不好意思,我要走了,下次聚會再見吧!蛊撩琅蝗慌苓^來抱住我,小鳥依人地說道:「唔嗯,薛濤哥哥,人家不要你走,陪陪我嘛!刮矣昧⑺崎_,冷冷地說:「對不起,請你自重些!谷缓笪遗ゎ^對李美琳說:「琳姐,咱們走!蛊撩琅鷼獾囟逯_,說:「你走吧,你這個壞蛋,我討厭你!刮依蠲懒盏氖肿叱隽司蹠奈鑿d,我的余光瞟見李美琳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絲勝利的喜悅。我心里偷偷樂開了花,不錯,我的目的達到了。這就是我的計劃,先找一群強大的對手向她挑釁,逼她出手,然后再毫無懸念地敗給她,讓她嘗到勝利的快樂,從而引發她的得意之心,得意后她就容易忘形,這樣我就有機可乘了。
      我倆走到停車場后,李美琳立即把手抽了回去,說道:「小濤,你回去吧,別因為我傷了那些女孩子的心!刮屹潛P道:「琳姐,你人真好,她們那樣對你,你還為她們著想!估蠲懒湛嘈χ鴵u了搖頭:「她們說得對,我真的已經是一個老女人了!刮疫B忙否決道:「琳姐,她們那是嫉妒你,你比她們漂亮,比她們高貴,比她們有氣質,身材也比她們好,各方面都比她們強,所以她們只能拿年齡來說事了!估蠲懒胀崃送犷^,說:「這些話剛才你在里面怎幺不說?」「剛才讓她們氣糊涂了,走,咱們現在就回去,我跟她們再說一遍!刮矣掷鹆死蠲懒盏氖,準備往回走。
      李美琳急忙拽住我,說道:「好啦,好啦,我跟你開玩笑的。哎,不過說真的,我不太適合這種地方,以后我也不想再來這里了!刮尹c頭贊同道:「嗯,我現在也覺得這種地方風塵味太重,看看里面都是些什幺女孩啊,真讓人厭惡,我也不喜歡這里了!埂甘菃?可是我剛才看你在里面挺樂呵的啊,左擁右抱,笑得飛飛兒的,連話都顧不上跟我說了!估蠲懒针p手抱到了胸前,手臂微微托起了雙乳,斯條慢理地說道。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唉,那都是她們死纏著我,我也沒辦法啊,我那都是為了禮貌!埂甘菃?」李美琳將一只手輕輕地扶在她的水蛇腰上,仰著臉看著我說:
      「那你抱人家也是為了禮貌?那一個個的小蠻腰可夠細的!刮艺f:「那是她們硬要我抱的!埂膏,沒出息,敢做不敢當!估蠲懒掌财沧,說:「我以前讓你抱我,你怎幺不抱?」我搖搖頭說:「琳姐你那次是喝醉了,我不能趁機占你的便宜!估蠲懒照f:「那她們的便宜就可以隨便占了?」我說:「不,不,我是說你和她們不一樣!估蠲懒照f:「怎幺不一樣?是不是我比她們老了,嘴角也下垂了,眼角和脖子也有皺紋了……」「哈哈,琳姐,你還在計較這些?你自己照一下鏡子不就一清二楚了!刮倚Φ。
      李美琳說:「干嘛照鏡子,以人為鏡才能照出最真實的自己,我要你說!刮艺f:「好吧琳姐,你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你看上去依然年輕漂亮,比那些女孩們都漂亮,皮膚也比她們所有人都好,同時你還有著她們所沒有的成熟氣質。也難怪她們會嫉妒你,因為在你身上,年齡與美貌是成正比的,所有女人羨慕的優點你身上都有,你說哪個女人會不嫉妒你?」李美琳開心地笑了笑:「真會哄人,說了半天也沒說清楚我的嘴角到底有沒有下垂。哎,你真的不回去了?」我說:「回哪?」
      李美琳反問:「你說回哪?」
      我說:「不回去了!
      李美琳說:「真的?現在回去哄哄那群小姑娘還來得及!刮艺f:「真的不回去了,以后也不想再見到她們了!估蠲懒拯c頭:「那上車吧,你可不要后悔啊!刮艺f:「不后悔,為了琳姐我什幺都不后悔!埂赴グ,別打我旗號,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把你拐跑了呢!估蠲懒仗种浦沟。
      「是是……」我連忙點頭哈腰,做可愛聽話狀。
      我倆上車后,李美琳對著反光鏡仔細地照了照,我笑道:「琳姐,你看你的臉多完美啊,這幺漂亮,你多心了吧!估蠲懒蛰p撫著她的臉龐說:「我的臉看上去像是擦了很多粉嗎?」我說:「不像啊,琳姐你的皮膚真好,白皙透明,吹彈得破,不化妝都比那些女孩美一百倍!估蠲懒彰约旱哪樌^續照著鏡子,忽然她的眼神中透出一絲淡淡的哀怨,她就那樣看著自己,好一會兒,只聽她幽幽地說道:「沒有人欣賞,再美又有什幺用!埂噶战,我欣賞啊,我就是你的悅己者啊!刮壹泵Ρ響B。
      李美琳看著我,淡淡地笑了笑:「小濤,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可是我……」「琳姐,我知道!刮掖驍嗔怂,「但你也要知道,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因為造化弄人,我們做不成夫妻,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但并不意味著我們不能相愛!埂感,你胡說什幺!你知道的,我已經有我愛的人了!」李美琳一口否決道。
      「可你愛的人在你身邊嗎?」我特真誠地看著她說:「女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在自己最美麗的時刻無人欣賞她的美,白白耗盡了青春,虛度了年華。我雖然不是女人,但我能想象到那種痛苦,完全是守活寡,明明可以在一起,明明可以朝夕相對,卻因為商人重利輕別離……」「不,不是這樣的!估蠲懒沾驍嗔宋业脑,「他是為了我們的家庭……」我也打斷了她的話,說道:「如果是為了養家,那幺你們現在的家產足夠你們舒適地過完這一生了,他在北京也有公司,又不是游手好閑,但是他卻仍不滿足,拋下你去了廣州,可見在他心里事業遠比愛情更重要,你的相思之苦他不知道嗎?他對你有相思之苦嗎?」「他也有的!估蠲懒招÷曊f道。
      我說:「既然有,既然明知道兩人都痛苦,那他為何還要去千里之外掙那些這一輩子都用不著的錢?那些身外之物難道比自己的女人更重要嗎?」李美琳說:「他說過的,再等兩年,廣州的分公司穩定了,他就不用再往外跑了!埂腹,再等兩年,果然又是再等兩年!哈哈哈哈……」我立刻仰頭大笑了起來,嚇了李美琳一跳,她詫異地看著我說:「小濤,你怎幺了?」我連忙定了定神,滿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琳姐,我剛才有些失態,因為……因為……」我故意欲言又止。
      「嗯?因為什幺?」李美琳問道。
      我開始編起了瞎話:「因為我爸爸就是一個商人,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就在外面經商,留下我和媽媽相依為命。爸爸掙了好多錢,但他仍然不肯回家,他喜歡上了掙錢的快樂,想掙更多的錢。他總是對媽媽說再等兩年,在等兩年……我看著媽媽一天天衰老,一天天的孤獨,總希望爸爸快點回來。結果,媽媽最終還是活活等死了,直到她去世的那一刻爸爸也沒有在她身邊。
      那一天,天空下著雨,好像在哭,我也在哭,媽媽一直睜著眼睛看著房門,至死依然在喊著爸爸的名字。從那時起,我就發誓絕不能讓我心愛的女人等我,哪怕一分一秒都不行……」說到最后,我的眼角竟然濕潤了,沒想到我竟然被自己編的瞎話給感動了。
      李美琳也落下了眼淚,她擦了擦眼淚說:「小濤,對不起,都怪我,讓你又想起傷心的事了!刮覔u搖頭說:「沒關系,跟你說出來我也舒服好多?吹侥,我就又想起了我媽媽,你和我媽媽很像的。錢并不能給人快樂,可惜我爸爸不懂,好多男人都不懂。廣州穩定了他就會回來嗎?不會的!還有上海,成都,武漢,香港臺灣,甚至國外,永遠都沒有盡頭!估蠲懒詹辉僬f話了,靜靜地低下頭若有所思。許久,她輕輕地說道:「可是小濤,我不能做對不起他的事情,他很愛我,我也很愛他,我不可以做一個紅杏出墻的女人!刮艺f:「我爸爸也很愛我媽媽,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再娶,但是卻讓我媽媽那幺痛苦,我倒真希望我媽媽對不起我爸爸一次,這樣我爸爸才能醒悟過來,我媽媽也就不會死了!估蠲懒沼值拖骂^靜靜地沉思,許久無語。
      我頓了一會兒,又說道:「琳姐,你怎幺看待紅杏出墻?」李美琳抬起頭,看了看我,又低下頭輕咬著嘴唇說:「你怎幺看?」我想了想說:「紅杏出墻主要原因是因為墻不夠高,如果男人做得足夠好,那又有那個女人會出墻?說到底還是男人的錯!」李美琳輕輕點了點頭,小聲說:「嗯,其實女人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多一個擁抱,多一個眼神,多一點關懷,多一句體貼,都會很滿足的……」聽到這里,我心里暗自冷笑,我說的那種歪理她竟然也能贊同,這真是個虛偽的女人,這要是照上面的邏輯來講,那男人出軌也是女人做得不夠好了,如果女人做得足夠好,那幺又有哪個男人會出軌?男人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多一個擁抱,多一個眼神,多一點關懷和體貼,也都會很滿足的……現在既然已經知道李美琳對于女人出軌的態度了,我也可以放心大膽地實施我的計劃了。這種女人就是給人玩的,絕對不能愛,誰愛她誰倒霉!
      我對她笑了笑說:「算啦琳姐,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吧,保證能讓你開心!估蠲懒照f:「你要帶我去哪?」
      我說:「去了你就知道了。來,讓我來開車吧!估蠲懒摘q豫了一下,說:「還是算了吧,小濤,太晚了,我要回去了!刮艺f:「放心吧,琳姐,你對我還不放心?我說的那個地方你也非常熟悉的!埂概,好吧!估蠲懒障肓讼,點了點頭。
      我開著李美琳的車帶她來到了我們學校附近的湖邊,好久沒來這里了,這里依然很安靜,今晚的月光不錯,湖面波光粼粼,草叢里幾只螢火蟲飛來飛去,如此的浪漫,正是癡男怨女出軌偷情的好時光。
      「咦,這不是XX大學嗎?」李美琳看著車窗外說道。
      我點頭道:「對,就是咱們的母校。琳姐今晚就讓我們忘掉一切煩惱,盡情地追憶一下美好的大學時代吧。你就當是時光倒流,你,我,我們都回到了曾經的十九歲,好不好?」「呵呵,好啊!估蠲懒臻_心地笑了一下。
      「下車吧!刮液屠蠲懒找黄饛能嚴锍鰜,走到了湖邊。
      李美琳舒展開雙臂,迎向月光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那兩顆巨乳在衣服里呼之欲出。我跟過去說:「琳姐,這地方不錯吧!估蠲懒拯c點頭:「嗯,這里真美,我們那一屆時這里還是一片荒地呢!刮艺f:「我剛來這所大學時也是的,這些都是后來才有的。上學時我最喜歡這里了,心情不好時,晚上就來這里看看月亮,聽聽湖水的聲音,所有的憂愁都會煙消云散。你看,那邊還有螢火蟲呢!刮艺f著便指了指一旁的灌木叢,好幾只螢火蟲正在草從中飛來飛去。
      「哎呀,真的是螢火蟲啊,好漂亮呀!估蠲懒蛰p快地跑了過去,像個孩子一樣開心。
      我回車里拿了一個紙杯,過去捉了好多螢火蟲。然后我帶著李美琳在湖邊尋了一個僻靜處坐下,我笑了笑,說道:「琳姐,給你看一個最浪漫的表演!刮野鸭埍旁谖覀z中間,輕輕揭開紙杯的蓋子,杯子里發出了瑩瑩的光芒,里面的螢火蟲一只一只慢慢地飛了出來,在黑夜里好像一個個可愛的小精靈。
      「好美!」李美琳雙手合十在胸前,癡癡地看著。那恬靜的臉龐在皎潔的月光下美輪美奐,無比心醉。
      明月,湖面,草地,螢火蟲,還有李美琳這個大淫婦,多美麗的一幕!
      「你也很美!」我忍不住贊美道。
      李美琳看了我一眼,甜甜地一笑。
      我又說道:「琳姐,我曾給這里起了一個名字!估蠲懒照f:「什幺名字?」我說:「幽幽谷!
      李美琳說:「幽幽谷?呵呵,那這片湖是不是叫大明湖?」我說:「不,我叫它美琳湖!估蠲懒瞻琢宋乙谎,說:「不要拍我馬屁!
      我說:「不,是真的。好幾年前我就叫它美琳湖,美如西子,夢如琳瑯,所以叫美琳湖!估蠲懒照f:「和我的名字一樣啊!
      我說:「是啊,當我知道你的名字的時候我也很驚訝,沒想到世界上居然有這幺巧合的事,也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估蠲懒照f:「原來你是因為我的名字才喜歡我的!刮颐φf:「不,不是,我從第一眼見到你時就喜歡上你了。從前我一直以為一見鐘情只是小說里的虛構和幻想,見到你之后,我才明白世界上真的有一見鐘情。琳姐,我喜歡你,不管你怎幺拒絕我,我都喜歡你,我沒有辦法停止我對你的愛和思念,我愿意用一生來默默地等待你、守護你!估蠲懒諢o奈地搖了搖頭:「小濤,你別這樣,我們是不可能的,我已經有了家庭,有太多的責任要我承擔,而且我愛我老公和我的孩子,我不可能答應你的,你不要為了我而浪費了青春,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歡你嗎?」我面露痛苦地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有好多女孩喜歡我。但是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我只喜歡你,我也知道我不應該這樣,但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每天腦子里想的都是你,夢里也是你,只要每天能見到你我就會覺得特別幸福。我不會破壞你的家庭,因為你是我愛的人,我不想讓你受到一分一毫的傷害,我只想就這樣和你在一起,每天能看到你就足夠了,即使沒有名分我也心甘情愿!刮业淖詈笠痪湓捵尷蠲懒铡膏坂汀挂幌滦α顺鰜,她輕輕捶了我一下說:
      「說什幺呢,還名分,說的我成什幺人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繼續說道:「琳姐,我真的好想早生幾年,在你遇上別人之前先遇上我。琳姐,那時候你會不會接受我?」李美琳擺擺手說:「小濤,我們不要談這些不現實的事情好嗎?」「琳姐……」我可憐兮兮地說:「現實對我已經很殘忍了,難道連幻想也要殘忍一下嗎?琳姐,如果你真的討厭我,我可以辭去這份工作,離開北京,永遠都不再回來,不再打擾你。只要能讓你快樂,你要我怎幺樣都行!埂覆徊,小濤,我不是那個意思!估蠲懒者B忙擺了擺手,說:「你對我好我知道,你為我做的我也都記在心里,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開心,但我們都是成年人了,看待事情的眼光不能太幼稚,很多時候我們必須面對現實!刮艺f:「我明白,可是琳姐,我的心真的好痛,難道你就連安慰我一下都不愿意嗎?」李美琳說:「不,不是的!
      我說:「那你安慰我一下吧,就一句好了,你的一句話足夠讓我開心好幾天呢!估蠲懒照f:「好吧,你要我怎幺安慰你?先說好,不許提過分要求!刮艺f:「琳姐,我什幺時候對你提過過分要求了?我對你從未有過任何非份之想,你是我心中永遠的女神,我怎幺會玷污我的女神呢,我只想讓你回答剛才的那個問題,你要說實話哦!估蠲懒彰蜃煨α诵φf:「好吧,小濤,說實話如果我們早點相識,我先遇上了你,也許我……」「不要也許!」我立刻打斷她說。
      「嗯,我想我會接受你的!估蠲懒瘴⑿Φ乜粗艺f。
      「嘿嘿,我就知道琳姐對我最好啦!刮衣冻隽艘桓碧煺鏌o邪的笑容。
      李美琳也笑了:「小濤,你真是個小傻瓜,我幫你介紹個女朋友好不好?」我說:「不好,我說過我只喜歡你!估蠲懒照f:「可你不能老這樣子啊,有個女朋友可以把你對我的感情轉移一下!埂噶战,我是那種移情別戀的人嗎?難道你一直都是這樣看我嗎?」我露出了一副又生氣又委屈的表情看著她。
      「不不,小濤,你別誤會,我從沒有把你看成那樣的人!估蠲懒占泵忉尩。
      我說:「琳姐,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可是我沒有辦法再去愛別人了,我就是這樣的,愛了就不后悔!埂感估蠲懒沼行└袆拥乜粗。
      我繼續說:「琳姐,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和他公平競爭一下。他能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可以,我會做得比他更多。如果你最終還是選擇了他,那我會默默地為你祝福;如果他死了,那我會闖入地獄,用我的命來換他的命。但現在我不能去和他競爭,因為那樣會使你為難,我怎幺可以讓你有哪怕一丁點的痛苦呢?我只想讓你永遠像現在這樣開心下去,那樣我才會快樂!埂膏,小濤,謝謝你!估蠲懒諞_我輕輕地點了點頭,微微垂下了眼簾。
      我趁機說道:「琳姐,可不可以讓我抱你一下?你放心,我絕不會對你做出任何輕薄的舉動,我只想抱你一下,你就當是可憐我、做善事好不好?」「好吧!估蠲懒摘q豫了一下,小聲地同意了。
      我立即伸出手臂輕輕地將她摟進懷里,她也小鳥依人地貼在我的胸口。抱了她一會兒后,我無比幸福地說:「琳姐,我現在覺得我真幸福,真想永遠這樣抱著你,和你一起看水、看月亮……」說著我輕輕地在她頭發上吻了一下,李美琳立即顫了一下,急忙掙脫了我的懷抱,說:「小濤,我有點冷,我們回去吧!埂负!刮曳鲋酒饋,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跟著她回到了車里。關上車門后,我又摟住了她說:「琳姐,讓我再抱你一下吧!估蠲懒諗n了攏披在身上的外套,沒有說話,也沒有反對。我輕輕地把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繼續吻著她的頭發。李美琳輕微地掙扎了一下,便不再做任何動作。我含住了她一縷秀發輕輕咀嚼起來,她的頭發口感不如方芳,味不正,一咬滿嘴數碼燙的味道。
      我順著她的頭發慢慢向下,吻上了她的耳朵。李美琳輕哼一聲,美目微閉,沒有抗拒。我趁機在她晶瑩柔軟的小耳朵上舔弄一番,又吻上了她的額頭。這時李美琳輕輕地抗拒起來,嘴里小聲地說著:「小濤,別這樣……別這樣……」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叫我快一點。于是我抱緊她,大刀闊斧地吻上了她的芳唇。她的小嘴微微開啟,火熱的香氣散發出來,我迅速攻入其中,然后大施吻技,盡情地吮吸她口中的香液。
      李美琳的情欲很快就被我挑起來了,嗓子里發出了細細的呻吟,香舌也開始慢慢回應著我。我又趁勢抓上了她的乳房,她的這一對大乳房肥碩柔軟,手感可和方芳媲美,真是好久都沒有享受到這幺大、這幺柔軟又有彈性的極品巨乳了。
      我隔著她的衣服揉捏了幾下后,迫不及待地解起了她的衣扣。就在這時,李美琳似乎猛地醒悟了過來,她急忙用力推開了我,護住胸部說道:「小濤,你不可以這樣做!刮乙豢,也立即做出一副醒悟的樣子,連忙向她道歉:「對不起,琳姐,我……我不是故意的……」「算了,我知道,不要說了!估蠲懒沾驍辔业脑,快速整理好衣服。
      我慚愧地低下頭,抽泣起來并迅速擠出了眼淚。
      「小濤,你怎幺哭了?」李美琳見我哭了,便把手扶在我的肩膀上,關切地看著我。
      我沒說話,一頭鉆進她的懷里,「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
      李美琳更詫異了,「小濤,你怎幺了?你別哭?」我仍是不說話,繼續哭,邊哭邊把臉埋在她的巨乳間蹭來蹭去,盡情享受著她乳房的豐滿和彈性。
      「喂,小濤,你別裝哭占我便宜啊!估蠲懒账坪跻惨庾R到不對勁了,開始用力推搡我,一下子就把我從她的懷里推了出去。
      「嗚嗚嗚……媽媽……嗚嗚……媽媽……」我使出了我的殺手锏,一邊痛哭一邊喊著「媽媽」,再次把頭往她的懷里鉆。
      李美琳一下子愣住了,她沒再推搡我,我趁機又把臉埋進了她的巨乳間,輕輕地蹭著,嘴里不停地哭泣著,喊著「媽媽」。
      李美琳一動不動地愣在那里,好久,我也一直只是在她的懷里哭,順便蹭蹭臉沾點便宜。我倆就這樣僵持了好一會兒,終于,李美琳把手輕輕放在我頭上,輕嘆了一聲,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發。
      哈哈,我心里暗自竊喜,這就成功了一半了。別小看這一招,每個女人都懷有兩種天性,一是淫性,二是母性,激發女人這兩種天性便可降服任何女人。泡熟女的秘訣就是先挑其春心,再挑其母性。
      我繼續哭泣道:「媽媽……嗚嗚嗚嗚……我愛你……嗚嗚……媽媽……我愛你……」李美琳沒有說話,把我抱得更緊了一些,口中發出了充滿母性味道的喘息聲。
      我抬起頭,淚眼朦朧地看著她,說:「媽媽……你還要小濤嗎……」「唔,要……」李美琳看著我,輕聲說道。
      「嗚嗚……媽媽你真好……我愛你……媽媽……」我把臉又埋進她的懷里,悄悄地解開了她胸前的衣扣,雪白的乳溝很快便露了出來。
      「小濤,你干什幺?」李美琳又反應了過來。
      「媽媽……」我可憐兮兮地看著她。
      善良淫蕩的李美琳猶豫了一下,輕輕垂下了眼簾。我立即深情地吻著她的乳溝,慢慢地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里。
      李美琳半推半就地抗拒著,嬌喘聲越來越大,不一會兒,她的兩顆大肉球就被我從胸罩里挖了出來,沉甸甸地掛在胸口,暗紅色的大乳頭硬邦邦地挺立著。
      「嗯啊……」在雙乳暴露于空氣的那一瞬間,李美琳再也無法忍耐地呻吟了一聲,聲音無比銷魂,性感的大乳房也在微微顫抖著。
      我繼續揉捏著她的大乳房,嘴巴從她的香頸一直吻到她的大乳頭。她的乳頭和乳暈都特別大,比方芳的要大很多,但還沒有大到馬琪那幺夸張;顏色呈暗紅色,好像兩顆飽滿誘人的大櫻珠,吮吸起來特別給勁,耐嘬!
      她的乳房保養得很好,比方芳的稍小一點點,乳形很性感,像兩顆雪白的大椰子,彈性極佳,乳肉也很軟,用力一抓,手指便深埋進乳房里,只有四道白皙的乳肉從指縫間溢出,再用力一揉,這乳房又可捏出各種形狀,手一松,便立即彈回原樣,輕顫不止。真是乳房中的極品啊,和方芳同一級別的極品。
      「媽媽……媽媽……」我一邊喊著一邊含住了她的乳頭。
      李美琳的櫻珠大乳頭被我含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吮吸著,硬得發燙。李美琳抱著我的頭不停地嬌喘著,嘴里喃喃抗拒道:「小濤,不要……不要……」我立即把她抱到了我身上,撩起她的裙子摸著她的香臀和小穴。她的內褲已經被淫水濕透了,我騰出一只手解開我的褲子,掏出硬得發漲的大雞巴,撥開她的內褲,把大雞巴二話不說地插進了她的小穴里。
      「啊啊……不要……不要……」李美琳立刻叫喊起來。我也差點叫喊出來,沒想到她的小穴保養得這幺緊,而且濕熱嬌嫩,大雞巴一插進去就被里面的層層嫩肉緊緊地包裹著,爽得要命。
      很快,李美琳的小穴便適應了我的大雞巴,開始一下一下地吸夾著。我興奮得都快哭了,哦哦,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于操到她了!
      李美琳的情欲也在那一刻被點燃了,并急速地高漲起來,她抱著我的頭在我身上用力地扭動著香臀,小穴像一張小嘴,無比饑渴地吞噬著我的大雞巴。真不愧是熟女啊,體質就是淫蕩。
      我緊抓著她胸前那兩顆大椰子,又舔又咬,不多一會兒,她便放聲呻吟了出來。她的小穴一陣陣地緊縮,全身一起劇烈地顫栗著,突然又慢慢地癱軟在我身上,嬌喘連連。
      我看著她酥軟無力的樣子,心想她不會這幺快就高潮了吧?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饑渴啊,看樣子真的是很久沒被人操過了。唉,她男人真不是男人,人生短暫,不抓緊時間操屄,卻去忙著當牛做馬搞事業,這種人活著有什幺意思。
      我把大雞巴在她的小穴里攪動了幾下后,放倒座椅,翻身把她壓到身下,繼續深吻著她的芳唇。李美琳緊緊地摟住我,饑渴地和我熱吻著。我揉捏著她的椰子乳,用力地操著她。
      李美琳的性欲很快就恢復了,她扭動著腰肢迎合著我,我在一番大力抽插下和她一起到達了高潮,火熱的精液滿滿地射進了她體內。
      激情退卻后,李美琳立即推開我,默默地穿好衣服,然后淡淡地說了一句:
      「送我回家!拐f完便閉上眼睛不再理我了。
      我把她送到家后,她接過車鑰匙轉身便上樓回家了,一句話都沒和我說,連個招呼也沒打,甚至連看都沒再看我一眼,仿佛我根本就不存在。
      哼哼,沒關系,都說萬事開頭難,現在已經開出了一個好頭,以后的路可容易多了。而且這第一次就是車震,雖說沒干痛快,但也很有成就感啊,接下來就是想辦法變著花樣操她了。
      女人的陰道連著心,征服了她的屄就征服了她的心,三十歲以后的女人如果愛情和幸福都有了,那她就是一個下半身動物,性才是最重要的,誰能給她快感和刺激,她就管誰叫老公。像李美琳這種知書達理的悶騷女人,只要再操她兩次估計就差不多變成我的性奴隸了。
      第二天,李美琳上班后表現出了一副什幺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對我不冷不熱。到了下班時,我直接去了她的辦公室。
      進去后,沒等她開口,我就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李美琳愣了一下,立即把我扶起來,問我要干什幺,我開始就昨晚的事情向她認錯,這個錯是必須認的,在這時候我必須道貌岸然一下,不能毀了我在她心里的君子形象。
      李美琳嘆了口氣,臉上寫滿了憂愁。她猶豫了一下,告訴我,昨晚的事她是為了那件貸款的事而還我的一個人情,她不希望我對她有什幺誤會,只想讓昨晚的事就那幺過去,當成什幺都沒發生過。
      我乖乖地點了點頭,告訴她,我絕不會給她壓力,只要她能幸?鞓肺揖蜐M足了。然后我拿出了一張照片給她看,這張照片看上去是一張泛黃的老照片,照片上有一位穿著白襯衣的美麗女子,其容貌與李美琳極其相似。
      李美琳拿著照片仔細看了看,驚訝道:「小濤,這是誰?怎幺那幺……」我苦笑了一下,說:「很像你,對嗎?」李美琳點了點頭。
      我憂傷地說:「這是我媽媽!
      李美琳若有所思地看著我,眼神充滿了憐憫,「你很愛你媽媽吧?」我點點頭,「是的,她是我最愛的人,我永遠都愛她。所以……琳姐,當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真的以為我媽媽活過來了,所以,我無法控制我的感情……所以……對不起,昨晚……」李美琳柔荑般的玉手輕輕按住了我的嘴,輕輕地笑了笑,說:「小濤,沒關系,昨晚的事不怪你,你不用愧疚!埂噶战!刮覒┣蟮溃骸敢院竽阕鑫业慕憬愫脝?這樣我也可以引導一下我對你的感情!埂膏,好吧!估蠲懒障肓艘幌卤愦饝。
      「嘿嘿,謝謝琳姐,我就知道琳姐對我最好了!刮衣冻隽艘桓碧煺鏌o邪的笑容。我覺得在她面前沒必要成熟穩重,像個孩子一樣最好,成熟穩重的男人她見多了,而我這種幼稚型的可以激發她的愛心,增加對我的好感,順便降低對我的戒心。
      至于那張照片,那根本就不是我媽媽,我媽媽去世后,我爸爸就把她的照片全燒光了,我連她的模樣都忘記了,怎幺可能會有她的照片。那一張照片其實是我偽造的,我用了一張方芳的照片做底子,從李美琳的網絡相冊里下載了幾張她本人的照片,然后把她的五官用修圖軟件和方芳合成在一起,再改成老照片的色調,這樣照片看上去既像李美琳,但又不完全是李美琳,所以看不出是偽造的。
      最后再用相紙洗出來,裁剪好尺寸,用打火機烤出泛黃的效果,再放到太陽下暴曬幾天,這樣這張以假亂真的老照片就完成了。李美琳再聰明也不可能識破。
      離開她辦公室后,我心情大好,情況依然在我的掌握之中。
      這個女人竟然用「還人情」來做理由,真夠虛偽的,真要想還我人情,她完全可以給我加薪或者在工作上幫助我,甚至干脆給我錢都行,用身體來還人情,人情債肉償,只有淫婦才會這幺干。如果李美琳沒有結婚,也沒有男朋友,那她肉償倒也沒什幺,性愛自由。但是她既然已經結婚了,那就不應該這幺做了,這是做人的道德和原則問題。
      不過現在社會的道德水平低下,在李美琳這種都市麗人眼中,這根本不算什幺,她們不認為這是不道德的事,不會為這種事而受到良心譴責。這一點也是大都市最誘人的地方,繁華只是表面,真正的美是其內在的腐爛與骯臟。沒有了道德禁錮,大家可以理直氣壯地做著不道德的事,想背叛就背叛,想出軌就出軌,像一群野獸一樣,多自由啊。我喜歡這種骯臟,這才是我憧憬的天堂。
      李美琳,我要運籌帷幄、步步為營地調教你!
      隨后的幾天里,我沒再糾纏她,也不再約她出去了,只是在休息的時候偶爾去和她聊會天,或者匯報一下工作。
      李美琳的眼神在這幾天里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剛開始時是一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后來就逐漸有了不甘,最后就成了幽怨。這就是女人的本性,只要和她做過一次,她就不可能跟沒事一樣,除非是永不再見的一夜情。
      又過了幾天,一位同事過生日,晚上在一家酒店里辦了一個生日聚會,我和李美琳都被邀請了過去。這位同事好幾天前就通知我們了,所以我也早早地制定好了我的調教計劃。
      聚會開始后,我很自然地坐在了李美琳身邊,和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過了一會兒,我趁她去廁所的時候,假裝不小心把她的筷子碰到了地上,然后我去服務臺跟服務員又要了一雙新筷子,并悄悄地在上面抹了一種強效春藥。
      李美琳上完廁所回來后并沒有察覺,在我殷勤地勸說下,她又拿起筷子吃了點東西。沒多久她的臉龐就微微紅熱了起來,看上去特別迷人。
      我故意問道:「琳姐,你的臉怎幺這幺紅?你沒喝酒啊!估蠲懒诊@然也對自己身體的異常反應感到奇怪,她有些尷尬地說:「是水煮魚太辣了吧!刮倚α诵,點頭道:「嗯,這兒的川菜太霸道了,又辣又爽,弄的全身都酥麻了,從嘴一直爽到肚臍下面!估蠲懒障乱庾R地盯著我的褲襠,俏臉紅得更厲害了。我又裝作無意識地碰了碰她的腿,李美琳立即條件反射式地把腿向我貼過來,然后又迅速收了回去。
      「來,琳姐,吃菜吃菜,嘗嘗這道辣子雞!刮倚ξ亟o她夾了一塊辣子雞。
      李美琳瞟了我一眼,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我沒再和她說話,免得分散她的發情集中力,只時不時地用腿撩撥她幾下,幫她助助興。
      過了一會,春藥的藥性終于全上來了,李美琳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突然她猛地站起身朝衛生間跑去,一桌人都詫異地看著她。
      我起身說道:「琳姐剛才說她對辣椒過敏,你們接著吃,我看看去!拐f完,我便跑到女廁門口,等了一會,見沒有人出來,便推開門進去了。里面只有李美琳一個人,她正在水池前拼命地洗臉。我走過去輕輕抱了她一下。
      李美琳受驚地抬起頭,看清是我后,立即轉身推搡我說:「小濤,你怎幺進來了?你放開我,你干什幺呀?」我松開手假裝關心道:「琳姐,你怎幺了?」
      「我沒事,你進來干什幺?你別碰我!估蠲懒招厍暗囊驴廴冀忾_了,露出了深深的乳溝,衣襟也都被水淋濕了,貼在身上,顯得極其性感。
      我看著她,吞了一大口口水說道:「琳姐,你真的沒事?你是不是對辣椒過敏?」「我沒事,你快點出去,這里是女廁所……啊啊……」李美琳邊說邊把我往外推,她胸前的巨乳性感地晃動著,我偷偷伸腳絆了她一下,她沒站穩,一下子倒進了我的懷里,一只玉手也摸到了我的雞巴上。
      我的欲望立即像被澆了油的火苗,瞬間熊熊燃燒起來。我本想在她發情發到差不多的時候,假意送她回家,然后找機會干她一次?涩F在我也像中了春藥一樣,什幺都不顧了。
      我無法控制地抓住了她的巨乳,低吼道:「琳姐,我愛你!」「啊啊……你干什幺?你滾開,我喊人了……」李美琳奮力地掙扎起來。
      現在我還真有點佩服李美琳,我給她下的那春藥是強效的,沾上一點就欲火焚身,李美琳居然到現在還能不失理智,這讓我不禁有點佩服她的克制力,不過這一切終究是徒勞的,凡人的意志力是戰勝不了現代醫學的。
      「我讓你喊!刮倚U橫地親上了她的芳唇,然后一只手繼續揉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迅速從口袋里又沾了一些春藥,伸進她的裙子里,撥開內褲,把春藥抹在她的小穴上,并把手指深入地插了進去。
      李美琳用力捶打著我,但她的小穴卻越來越濕,慢慢地她捶打我的力度也越來越小了,身子也軟了。我趁機把舌頭探進她嘴里,熱吻著她。沒幾下,李美琳突然緊緊地抱住了我,不顧一切地和我熱吻起來。
      我倆一番熱吻之后,李美琳的眼神變得嬌媚起來,她嬌喘著看著我說道:
      「小濤,你真霸道……壞蛋……」
      我聽了立即將她的上衣扯開,然后又撕開了她的胸罩,她那兩顆雪白的大白椰子乳立即蹦了出來。
      「討厭,你干嘛弄破我的衣服啊!估蠲懒瞻胪瓢刖偷乜咕苤,嬌慎道。
      我淫笑道:「哼哼,讓你見識見識老子的霸道!拐f完我就抱著她躺到了地上,一把扯散她盤著的頭發,繼續剝她的衣服。
      李美琳欲迎還拒地掙扎著,沒想到她的衣服質量特別好,我怎幺撕也撕不下來。于是,我壓住她狂吻了一番,讓她老實一點后,像野獸一樣撲到她身上,用牙咬住她的衣服,全部撕咬成了碎片。
      「啊啊……混蛋!混蛋!你賠我衣服!啊啊……」李美琳朝我嬌聲咒罵了起來,她的嬌斥混雜著布料撕破的聲音,刺激著我獸性大發。
      很快她身上的衣服就全被我撕碎了,殘破不堪地掛在身上,腳上的高跟鞋也蹬飛了,全身只剩下一條白色的真絲小內褲。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時,李美琳突然仰頭狂笑了起來,笑聲很大,既風騷又瘋狂,這是她從沒有過的笑聲,也是她從沒有過的表情,活脫脫的就是一個發了瘋的淫婦。
      我狠狠地擰著她的大乳房,問道:「你這淫婦,笑什幺?」李美琳不回答,繼續笑。我一把將她拉起來,推到水池邊的鏡子前,拉扯著她的頭發,把她的臉對向鏡子,故意惡聲說道:「騷貨,你看看你的騷樣,你就是個騷貨!惯@時,掛在她身上的碎布片全都脫落了下去,她赤裸的身體毫無遮擋地映在了鏡子里。猛然間,我發現她的小腹上竟然有一條清晰的疤痕,長長地橫在小腹上,幾乎和我媽媽身上的疤痕一樣。大家能想象到我當時的興奮心情嗎?這真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啊,雖然有剖腹產疤痕的女人我也玩過幾個,但她們的姿色魅力都差強人意,只有在李美琳這種女人身上才讓人心動。
      我急迫地把李美琳翻過身來,蹲下去抱住她的玉腿瘋狂地舔吻著她小腹上的疤痕。李美琳按著我的頭,淫聲呻吟著:「嗯嗯……小濤,往下……往下……」我在她這條嬌嫩的疤痕上從左到右,又從右到左反反復復地舔來舔去。正在過癮之時,突然衛生間的門被人打開了,一個中年女清潔工探頭進來了。她看到我倆后嚇得「哎呀」了一聲,連忙退了出去。
      我和李美琳都愣了一下,李美琳立即尖叫著捂住了自己的臉。我也清醒了一點,幸好進來的是清潔工,如果是我們的女同事那就麻煩了。
      我倆不能在這里待太久,要趕快離開才對。不過李美琳的衣服全被我撕成碎片了,她身上只剩下了內褲和掛在腿上破破爛爛的絲襪,連胸罩都變成兩半了。
      我顧不得多想,把地上的碎布片飛快地收拾了一下,扔進了垃圾桶里。然后急匆匆地給她把高跟鞋穿上,脫下我的外套裹在她身上,摟著她走出了衛生間,并一鼓作氣地走出了酒店。
      我的外套把李美琳的臀部都包住了,只有一雙修長的玉腿露在外面,雖然她的頭發凌亂目光迷離,但也沒怎幺受人矚目。我的同事們都在樓上的包間里,只要不讓他們看到就行了。
      我帶著李美琳一直走進她的車里之后,又轉身折回酒店的包間里,跟同事們簡單地解釋了一下,說李美琳不舒服要我送她回家。
      我拿著我倆的包回到車里后,李美琳已經把身上的衣服脫掉了,正在車里忘情地自慰著,看來春藥終于把她的欲火徹底燃燒起來了。
      我從包里拿出了一副皮手銬,把她的雙手反銬到身后,讓她無法自慰,又給她扣上了安全帶。然后我從她的包里找出了車鑰匙,快速發動了車子。我不能讓她及時的得到滿足,要先讓她饑渴一下才行,這樣待會調教的效果才更好。
      李美琳被銬住后,不停地往我身上蹭,火辣辣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我,小嘴里哼哼唧唧地呻吟著,吐氣如蘭,兩條玉腿也在相互地廝磨。
      我強忍著她的挑逗,把車飛快地開到了她家旁邊的小區公園里。經我之前的考察,這個小公園平時就沒什幺人,在這個時間段這里更是徹底沒有人了,也沒有監控,非常安全,是野外調教的好地方。
      我給李美琳解開了皮手銬,親了她一下說道:「琳姐,下車吧,我要好好操你!拐f著我就從車里出去了。
      李美琳立即下了車,赤身裸體地走到我面前。她的眼里充滿了欲火,全身只穿著內褲和高跟鞋,內褲已經脫了一半,歪歪斜斜地掛在大腿根上,露出了大片烏黑濃密的陰毛,曲卷的長發披散在肩上,碩大堅挺的巨乳隨著她急促的呼吸不停地抖動,兩顆暗紅色的大櫻珠極具挑逗性地挺立著,纖細的水蛇腰扭出了一道誘人的彎,平坦光滑的小腹和小腹上的那一道剖腹產留下的疤痕帶著說不出的性感。
      我抱住她親了一下,李美琳也立刻抱住了我,踮起腳饑渴地向我索吻。我從她的香頸慢慢往下吻,雙手也在她身上大肆亂摸,那一對巨乳被我揉捏出了各種形狀。我用力玩弄著她的巨乳,吮吸著那兩顆早已發情的大乳頭,并輕輕地啃咬著豐滿的乳肉。
      李美琳把我的頭用力往她的巨乳里塞,她自己也高高地仰著頭,快樂又欲求不滿地呻吟起來。隨后我又把她的巨乳貼在一起,把兩個大乳頭一起含進嘴里,緊緊地咬住并向上拉扯。從離開方芳后,我好久都沒這樣玩弄女人的乳頭了,太爽了。
      在她的巨乳上過完癮后,我繼續吻到她的小腹,然后把她身上那條已被淫水濕透的內褲脫了下來,聞了聞,淫騷芳香。她的陰毛也很漂亮,整體呈一片橢圓性,陰毛黑亮濃密,襯在雪白的肌膚上,非常誘人。
      我輕輕撥弄了幾下,趴上去舔了舔。她陰毛的口感很絲滑。貼近時我發現她的陰毛有修剪過,原本應該是很濃密的一大片,但她把多余的陰毛全剃掉了,讓陰毛有了現在這種誘人的形狀。
      我摸了摸她的小穴,大陰唇上很光潔,沒有陰毛,只有滑膩粘稠的淫水,看樣子她大概在陰唇上做過永久脫毛。李美琳在我摸到她的小穴后,呻吟了一聲,猛地將我推倒了,整個人壓了上來,嬌喘著脫我的衣服。
      我用力將她推開,退后了幾步,故意問道:「琳姐,你干啥呀?」李美琳此時的神智已經混亂了,她快速爬到我腳邊,抓著我的褲腳,癡迷地說道:「小濤……我要……我要……」那春藥后勁很大,看來藥性徹底發作了。我把她的內褲裝進我的包里,然后拿出一個黑色項圈,問她:「琳姐,你要我做什幺?」「吻我……」李美琳急促地說道。
      我說:「只是吻你就夠了?」
      「做愛……」李美琳小聲地說。
      我俯身玩弄著她的陰蒂說:「想做愛就要說『操我』!埂赴“ 傥摇傥摇估蠲懒赵谖业耐媾屡ぶ鴭绍|呻吟著說。
      「你讓誰操你?」我把手指插進了她的小穴里。
      「啊啊……啊啊……你……你……讓你操……」李美琳更大聲地呻吟著。
      我說:「我是誰?」
      李美琳說:「小濤……嗯嗯……操我……」
      我晃了晃手里的項圈說:「琳姐,你真是條淫蕩的母狗啊,想讓我操的話你要先戴上這個!估蠲懒湛匆膊豢吹攸c頭道:「嗯,我戴……我戴……」我笑道:「琳姐,你看清楚了,這可是給狗戴的項圈,你是母狗嗎?」「我是……我是……」李美琳近乎哀求地點著頭,急切地都快哭了。
      我說:「你是什幺?」
      「我是什幺……我是什幺……」李美琳雙眼迷離起來。
      我教誨道:「你是母狗,是淫蕩的母狗!
      「我是母狗……我是淫蕩的母狗……」李美琳立即乖乖地回答著。
      我給她把項圈戴在香頸上,然后系上狗鏈,又拿出一根九尾皮鞭朝她的香臀上用力抽了一下。
      「啊啊……」李美琳全身都顫抖了起來。
      「小母狗,我們先散散步,然后再操你!刮疫呎f邊拽著狗鏈往前走。
      「啊啊……」李美琳來不及起身,被迫跟在我身后爬了幾步,腳上的高跟鞋也掉了。
      牽著她走了幾步后,我又繞到她身后掄起皮鞭用力抽打她的香臀,不容置疑地命令道:「騷母狗,快點往前爬!往前爬!」「啊啊……啊啊……」李美琳仰頭呻吟著,扭著香臀迎合我的抽打,慢慢地往前爬著,渾圓豐滿的香臀性感地搖晃著,淡褐色的肛門一覽無余。
      我牽著她在空地上爬完一小圈后,她雪白的香臀已徹底被我打紅了,小穴里更是溢滿了淫水,在月光的照射下亮堂堂地泛著光。
      她的小穴一看就是典型的淫婦屄,兩片大陰唇肥厚飽滿,色澤偏紅,微微向兩側開啟;小陰唇向外伸出,左右張開,外緣微黑,里面則是一堆粉紅的嫩肉,輕輕撥開,陰道口和尿道口都能看到;原本嬌小粉嫩的小陰蒂已變得異常肥大,勃起成一顆粉紅色的大珍珠。
      我趴過去舔了舔她的小穴,她的淫水略腥略酸,雖不如方芳的甘甜爽口,但味道也不錯。我捏住她的大陰蒂揉搓了幾下說:「琳姐,你的陰蒂真大啊,真夠淫蕩的!估蠲懒杖眍澏吨,發出了哭一般地呻吟聲,她扭動著香臀饑渴地哀求道:
      「小濤……啊啊……我要……操我……操我……」我說:「想挨操就求我!埂盖竽恪竽恪傥野 估蠲懒樟⒖碳逼鹊卣f道。
      「哈哈,既然琳姐這幺淫蕩,那我就滿足你吧!刮乙娬{教的差不多了,便解開褲子掏出勃起的大雞巴說:「琳姐,先給我舔雞巴,舔爽了我就操你!估蠲懒者B忙跪起身,一把抓著我的大雞巴,二話不說便舔了起來。溫軟濕滑的香舌慢慢地從我的陰囊舔到龜頭,爽得我全身直哆嗦。
      我扯著她的頭發問道:「琳姐,我的雞巴和你男人的比誰的更大?」「你的大……你的大……」李美琳語無倫次地說著,她在我的大雞巴上繼續舔著,把臉也緊貼上來,嬌嫩的臉龐和我的大雞巴盡情地廝磨著,并深深地聞著大雞巴的味道,大口大口地嬌喘著,露出了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就像一個正在吸毒的人一樣。
      我按住她的頭,把大雞巴在她臉上用力磨蹭了一會兒,然后把龜頭頂在她的小嘴上,沒等我發話,李美琳就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大雞巴,饑渴地吮吸起來。
      她的口交技術很生澀,似乎平時很少做這事,看來她還是一個純潔的淫婦。
      我享受了一下李美琳的口舌侍奉后,便脫了衣服將她壓到身下,把大雞巴抵在濕潤的小穴口轉了兩圈,輕松地插了進去。
      她的小穴里又濕又緊,雖然里面沒有方芳那幺多層的淫肉,但是溫度很高,肉質的感覺極其柔韌,整個陰道里灌滿了成熟女人的韻味,很有屌感。
      「啊啊……啊啊……小濤……小濤……」李美琳在我強勢插入后,淫叫著抱住了我,我揉捏著她的兩顆大乳房,用力抽動著大雞巴操著她。李美琳浪聲呻吟了起來,她的呻吟聲婉轉嬌啼、高音激昂、中音精準、低音沉厚,聽得我越操越起勁,欲火越燒越烈。
      「哦哦,李母狗,你的騷屄真爽!我要操死你!操死你這條賤母狗!」我瘋狂地操著她,抓著她的巨乳興奮地大吼著。
      「啊啊啊啊……我是……嗯啊……母狗……噢噢……啵!估蠲懒找帛偪竦嘏ぶ碜佑衔,不時地和我熱吻。猛烈地抽插了一番后,我抓起她纖細的腳踝,把她腳上殘留的絲襪剝掉,將她的雙腳貼到我臉上,吻著她的玉腳繼續操她。
      李美琳的玉腳軟綿綿的,貼在臉上很舒服。她雙腳的尺寸和方芳差不多,雖然常穿著高跟鞋,但腳型還不錯,腳骨沒有變得粗大,腳掌也很柔軟。
      我慢慢把她的腳趾含進嘴里,「啊啊啊啊……」李美琳更大聲地淫叫起來,我盡情地品嘗著她的玉腳,繼續變換著各種姿勢不停地操她。
      也不知她高潮了多少次,直到我徹底心滿意足為止,才把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深處,把她的小穴射得滿滿的……狂熱的激情過后,我繼續抱著她深吻。李美琳逐漸恢復了理智,她在我懷里又躺了一會兒后,猛地推開我,起身摘下脖子上的項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轉身跑回車里,開動了車子,拐進了她家的小區。
      我穿上衣服目送著她離去,心想:這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啊,爽完了就翻臉不認人。你這小淫婦,我讓你裝高傲,再用不了多久老子就把你調教成一條乖乖地小母狗,F在第二次做愛也成功了,而且是野戰,接下來我就要啟動我的《操李美琳3.0 計劃》了。
      我從身旁撿起她的高跟鞋,信步走出了公園。
      第二天,我一大早便去李美琳的辦公室,把她的高跟鞋還給她。至于她的內褲,我就留著收藏了,這是我關于李美琳的第一件系列藏品。
      李美琳面無表情地接過高跟鞋,沒有提昨晚的事,也沒有因為春藥的事質問我,只是冷淡地讓我出去。
      我當然不會這幺輕易地就出去,今早睡醒后,說實話我也有點后悔,昨晚的情況沒控制好,確實是玩大了,本來挺穩健的一招被我玩成了險招,所以現在要趕緊找回正人君子的狀態。
      我一臉誠懇地向她解釋著昨晚的事情,向她道歉,說我是因為太喜歡她了,再加上喝了點酒,所以一時做了傻事。
      李美琳仍是沒有什幺表情,都沒容我把話說完便揮手再次示意讓我出去。我接著又向她跪下了,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她懺悔,并搬出了姐弟親情牌。這一招非常管用,李美琳連忙把我拉了起來,讓我別這個樣子。
      然后我又趁機對她說了好多好話,苦苦地哀求她,最終總算是讓她勉強原諒了我昨晚的獸行,把我打發走了。接著在隨后的幾天里她開始刻意地回避我,即使打上了照面,也對我很冷漠,看架勢是死活不肯再理我了。
      我并不心慌,也不氣餒,繼續鍥而不舍地糾纏她,我知道她本性不是什幺烈女,對我也還是有好感的,所以時間一久,她的氣自然就慢慢消了。
      就這樣過了一個多月,她終于和我漸漸地恢復了原來的情分,雖然還有一點隔閡,但也不再像之前那幺冷漠了。
      接著,我在一天晚上買了一瓶軒尼詩混進她家的小區里,然后用密碼打開了她家樓道的大門。(每個小區都有一個開樓門的密碼,這個密碼是我經過一番打探獲得的,不管做什幺,密碼情報永遠都是最重要的。)進去后,我走到她家門口,用軒尼詩漱了漱口,又往身上灑了一點酒,讓全身沾滿酒味后,把剩余的酒全倒掉了,把空瓶放倒在地上,脫了外套,把襯衣和領帶全都解開,挽起袖子,坐在她家門口等她。
      今天晚上李美琳在單位加班,我知道她還要過一會才能回來,她老公現在正在外地出差,她的女兒在她父母家過夜,今晚她將是一個人回家。而且她的大姨媽也快來了,性欲旺盛,心軟。
      我又等了一會后,電梯門打開了,我聽到了李美琳那風騷得能讓人瞬間勃起的腳步聲,很快她就走到了我面前。我抬起頭看著她,李美琳也看到了我,她愣了一下,原地站住了。
      我沒說話,也沒動,就坐在她家門口一邊看著她一邊哭。我這一身頹廢的造型,憂郁的氣質,再加上在高貴淫婦眼中代表浪漫的洋酒的味道,這一切都緊緊地擒住了李美琳那顆溫柔又騷動的心。
      我哭了好一會,終于把李美琳的心哭軟了。她慢慢朝我走過來,走到我身邊后,我跪在地上緊緊地抱住她的腿,繼續哭。她也哭了,我倆什幺話也沒說,她輕輕地摸著我的頭發,然后把我帶進了家門。
      我沒有趁機占她便宜,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要的是更長遠的目標。李美琳把我扶到她家的沙發上,我躺在她的大腿上,拉著她的手楚楚可憐地看著她。
      李美琳也沒說話,摸著我的臉憐憫地看著我。
      我慢慢地抱住她,越抱越緊,李美琳哭了,她的眼淚滴到了我的臉上,而后她朝旁邊的一間房間看了看,我心領會神,抱起她走進了那間房間。
      這是一間客房,我倆一起雙雙地倒在了床上,我從她的額頭輕輕吻到了她的芳唇,一番深吻下,李美琳的情欲被我挑了起來,身子軟軟的,任我擺布。
      我倆相互脫盡了對方的衣服,李美琳又隨手擰開了床頭的一盞小燈,淡淡的燈光映照在她赤裸的嬌軀上,散發著朦朧曖昧的誘惑。
      李美琳癡癡地看著我,我也癡癡地看著她,她的身體雪白豐滿、性感誘人,我慢慢地親吻著她的身體,從乳頭吻到小腹的疤痕。我在那條疤痕上又舔又吸,來來回回親吻了許久,疤痕周圍的皮膚都被我親紅了。在我眼里,有剖腹產疤痕的女人都特別性感,因為這是良家人妻的標志,玩弄起來也特別刺激,特別有成就感。
      李美琳撫摸著我的頭發輕聲喘息著,我貼著她滑嫩的皮膚繼續向下舔,一直舔到粉嫩的玉腳,然后又從她的腳趾仔細地舔遍了她的全身,最后停在了她的小穴上。
      李美琳的小穴此刻已經泛濫成災淫水成河了,我分開她的雙腿把大雞巴頂在穴口磨合了幾下,讓龜頭沾滿淫水后,用力插了進去。
      「嗯啊……」李美琳嬌聲呻吟了一下,濕熱緊致的陰道一層層地裹住了我,快感一波波地傳來。
      「哦啊……琳姐……」我抱著她的身體開始盡情地抽插起來。
      「嗯嗯……嗯嗯……啊啊……」李美琳在我身下閉著眼睛快樂地呻吟著,她的雙手和雙腿一起緊緊地纏在我身上,我的欲火燒到了頂點,全身獸血沸騰,狠狠地抓著她的大乳房,瘋狂地操她,很快李美琳就全身顫栗著到達了高潮。
      我慢慢停下雞巴,深情地吻了她一會兒,等她徹底享盡高潮的快感后,我又從她的香頸舔到她的乳房,把她的兩顆大乳頭一起含進嘴里吮吸起來。而后又從她的乳頭舔到她的小腹,在她的剖腹產疤痕上又來回舔了幾遍后,繼續向下舔著她濃密的陰毛。
      那一大片黑亮曲卷的毛發被我舔得服服帖帖,一根根整齊地排列在豐隆的陰阜上。我的舌尖繼續向下滑,輕輕挑開她陰蒂的包皮,將那顆凸起的大珍珠吸進嘴里,咬住輕輕一擰,「嗯啊啊啊……」李美琳的淫水在她的嬌吟中再度涌出,熟女的性欲又迅速地恢復了。
      我在她的小穴上吃了幾口淫水后,把她的身體翻了過去,在她豐滿渾圓的玉臀上拍了拍,雪白的臀肉誘人地顫抖著,她也下意識地扭動起來,呻吟聲更加風騷。
      我抱起她的玉臀讓她跪趴在床上,將性感白嫩的大美臀向上高高抬起,然后把我的大雞巴再次插進她濕熱的小穴里,扶著她的大白屁股繼續操她,兩片肥嫩的臀肉在我的操擊下「啪啪」作響。
      操了她幾十下后,我猛地抓著她的胳膊把她的身子向上拉起來,低吼一聲加大了操擊的力度和速度,像打樁機一樣操著她。
      「啊啊啊啊……啊啊……輕點啊……啊……用力……啊啊啊啊……」李美琳的呻吟聲立刻變大了,有些近乎瘋狂起來。不一會兒,她又再次到達了高潮。
      連續兩次的快速高潮讓李美琳的身體徹底癱軟了,我把大雞巴拔出來,把她摟進懷里,溫柔地吻著她。李美琳緊緊地閉著眼睛,軟綿綿地躺在我懷里嬌聲喘息。
      過了一會兒,李美琳緩過氣來,小聲地呢喃道:「唔……小濤……」我繼續吻著她說:「琳姐,你舒服嗎?」「嗯……」李美琳依然閉著眼睛,輕輕點了點頭。
      「還要嗎?」我又問道。
      「嗯……」李美琳又點了一下頭,羞澀道:「輕一點……」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細細地吮吸著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然后讓她趴在床上,我在她的玉臀上啃咬了一會兒后,撥開她的臀肉仔細地舔弄著她淡褐色的肛門。
      李美琳的身體立即顫抖起來,「啊啊……小濤,別舔那里……」「嘿嘿,琳姐,很爽吧!刮依^續快速舔弄著她的肛門,李美琳的俏臉更加羞紅。
      「不要啊……太變態了……那里臟……」
      我淫笑道:「越變態的東西越刺激,琳姐也很喜歡吧,哈哈!估蠲懒招邼溃骸赣憛,我才不喜歡呢……」「還不承認,我讓你不喜歡!刮艺f著便把舌尖用力往她的肛門里鉆,將她的每一條菊花紋都盡情舔開后,又把舌頭收回,舌尖一下下快速而有力地打擊在她的肛門中心,雙手也同時猛力地揉捏她的臀肉。
      李美琳很快便受不了了,她扭動著玉臀求饒道:「小濤……啊啊……別……別弄了……」我壞笑道:「琳姐,你感覺如何?」
      李美琳嬌喘道:「嗯……我不行了……小濤,快給我……」我說:「給你什幺?」「討厭……你明知故問……快給我……我要……」李美琳嬌羞地捂住臉,蠕動著玉臀朝我的大雞巴上研磨。
      我得意地爬起身,擼著大雞巴說:「哼哼,琳姐是要我操你嗎?」「你……你壞蛋……」李美琳嬌聲罵道。
      我得意地笑了笑,把龜頭頂在她濕潤的小穴口輕輕地磨著。李美琳反手攥住了我的大雞巴,急切往她的小穴里塞,我笑道:「琳姐,你剛才都高潮兩次了,你還要?」「壞蛋小濤……你別再欺負我了……快點啊……」李美琳近乎哀求道。
      「好吧,哈哈,琳姐真是欲求不滿啊!刮乙娔康囊呀涍_到,便讓她側身躺著,抬起她的一條玉腿扛到肩上,然后騎坐在她另一條腿上,把大雞巴用力插進了小穴里。
      「啊啊……好……好舒服……啊啊……」李美琳放聲呻吟了起來,聲音淫浪勾人,她的玉手也下意識地揉搓著自己的乳頭,我抱著她的修長玉腿,把她的玉腳貼在我臉上,一邊吻著她的玉腳,一邊大力地操著她。
      在猛烈地操了她十幾分鐘后,我又換了姿勢,把她抱進懷里,坐在床上和她用觀音坐蓮的姿勢繼續交合。
      李美琳摟著我的脖子饑渴地吻著我,玉臀如磨盤般扭動,肥碩的巨乳緊緊貼在我的胸前,隨著她的動作而反復擠壓,向我盡情地展示她乳房的豐滿柔軟和彈性。
      我的手在她光滑的玉背上肆意地撫摸著,慢慢游移到她的臀部,輕輕揉搓著她的肛門。雖說她的肛門是淡褐色,看上去不如方芳那粉紅色的嬌嫩,但這種色澤也另有一番熟女風味,而且很緊致,我一摸就知道她還沒被開苞過,肛門還是處女,以后大有開發之處。
      我在她的肛門上摳索了幾下后,拍了拍她的玉臀,繼續和她變換著各種體位做愛,風騷銷魂的呻吟聲不絕于耳。
      李美琳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動作也越來越激烈,她的欲火似乎已燃燒到了極點,最后她突然用雙腿盤夾住我的腰,用力把我摔翻到她的身下,然后騎坐在我身上,生澀笨拙又粗野瘋狂地扭動著身子,上下左右全方位地扭動著,小穴緊緊地吸夾著我的大雞巴,充滿激情地來回套弄,似乎想把我的大雞巴擰斷一樣。
      「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啊啊……嗷嗷……嗷嗷……啊啊……」她瘋狂地甩著頭發,像一頭發情的野獸一樣地呻吟著,殺豬式地嚎叫,聲音一浪高過一浪,近乎野獸,近乎哭泣,平時高貴端莊的形象早已蕩然無存。
      我知道她的心理防線此刻已經全面崩潰了,壓迫了多年的欲火如火山爆發,將她徹底變成了欲望的奴隸。
      時間仿佛停滯了,似乎過了許久,也似乎只過了一霎那,我倆終于一起到達了性愛的高潮。我也難以忍耐地呻吟了出來,將滾燙的精液盡數射進了她那欲壑難填的深洞里。
      李美琳更是全身劇烈地顫栗著,胸前的兩顆巨乳像裝了彈簧一樣地抖動著,暗紅色的大乳頭漲得像兩粒熟透的大葡萄,原本美麗的臉龐也已筋肉扭曲,粉中透紅、紅中透紫,風情萬種的美目雙雙翻白,櫻唇也像面癱一樣歪向一邊,嘴角懸掛著三四條細長銀亮的口水線,搖晃而不斷,小穴的吸夾更是強勁無比,一下緊接著一下。
      最后她重重地倒在我身上,翻著白眼繼續「嗷嗷」地淫嚎著,似乎心里積壓了宣泄不盡的怨念!膏秽弧疫要……小濤……我還要……」雖然她已嘴歪眼斜,嘴角的口水都流成了白沫,但仍然在淫嚎中夾雜著呢喃,向我索求,直到她體能和精神力都消耗到極限,才慢慢昏死過去。
      我長舒了一口氣,輕輕地吻著她的頭發,把快被她夾斷的大雞巴小心翼翼地抽出來。唉!饑渴許久的熟女不能輕易挑戰啊,不過真的很爽!自從離開方芳之后,我可是很久都沒操得這幺爽了,這幺瘋狂的高潮,讓我全身的骨頭都快射散架了,這才是人生最快樂的事啊,神仙都比不上。
      我靜靜地看著趴在我懷里昏死的李美琳,她那張還未褪盡扭曲但已布滿幸福的臉龐,我也深深地感到一種幸福。幸福是什幺?幸福就是杏出墻,豬上樹,小淫魔狂上小淫婦。
      現代淫士必須有銳利的識人慧眼,不能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要洞穿那張美麗的畫皮,看清其靈魂的本性。俗人們只看到了李美琳神圣的外表,將她敬仰為女神,而我卻看到了那如積雪般豐厚的神圣下所掩埋的蓄滿淫水的泉眼。正如一位哲人所說:人們都在贊美太陽的光輝,而我卻看到了光輝下的黑斑。李美琳是孤獨的,沒有人知曉她的淫蕩,更沒有人去發掘她的淫性,她只能做一個孤獨的女神,忍受著無邊的寂寞。李美琳又是幸運的,她在自己最成熟最風騷的年華遇上了我,這是命運的安排,這是數百次輪回才換得的淫緣。
      不知何時,李美琳已悠悠轉醒,她直勾勾地看著我,像一個神經病般地傻笑著。我笑著拍拍她的玉臀,說道:「琳姐你醒了,剛才操得你爽不爽?」李美琳沒有說話,繼續看著我傻笑,眼睛一轉也不轉、一眨也不眨。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說:「喂,琳姐,你沒事吧?」李美琳還是不說話,眼神里流露著呆滯。我心想該不會是剛才的高潮太強烈了,導致她的大腦神經暫時性休克,被我活活操傻了吧?
      我立即把她抱進懷里,輕輕吻著她的額頭,這是李美琳忽然又「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我從沒見過李美琳這個樣子,一直都是女強人的她,此刻突然露出了柔弱的樣子,讓我更有征服的快感。
      李美琳趴在我懷里哭了很久,我的胸前滿是淚水。終于她哭夠了,抬頭怨恨地看著我,說道:「小濤,你混蛋!」「?琳姐?」我見她恢復神智了,松了一口氣,委屈地看著她。
      「我的一切都被你毀了,你害死我了,嗚嗚……你害死我了……」說到最后她又哭了起來。
      我急忙向她賠不是:「對不起,琳姐,我沒想到會這樣,都怪我,沒克制住自己!埂改阕屛乙院笤蹒坜k?」李美琳打斷了我,哭著捶打著我說:「我變成一個壞女人了,我對不起我老公,我以后怎幺面對他……被你害死了,真的被你害死了……我都沒臉活下去了……」「琳姐,我向你發誓,我絕不會把今天的事說出去,這是我們永遠的秘密,我會永遠保護你,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我會對你負責的,只要你愿意,我會娶你,我會永遠愛你,永遠對你好……」我洋洋灑灑地說了一大堆好聽的甜言蜜語。
      直到我好話說盡,說得我嘴都干了,才終于哄得她不再哭鬧了。她趴在我懷里安靜了一會兒,小聲說道:「小濤,我們以后怎幺辦?」「琳姐,如果你真的恨我,我可以離開這個城市,永遠都不再回來,可是我真的舍不得你……」我邊說邊流下了眼淚。
      李美琳輕輕地幫我拭去眼淚,柔聲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們以后怎幺面對這一切?怎幺面對彼此?我怎幺面對我的家人?」「琳姐,你嫁給我好嗎?」我連忙表態說。
      李美琳捶了我一下,說:「別趁火打劫,我不是要你說這個!刮艺f:「那琳姐你想怎幺辦?」李美琳說:「你以后會聽我的話嗎?」
      我忙說:「會!我永遠都聽你的!」
      李美琳說:「那好,以后你要聽我的話,不可以再亂來了,否則我就永遠都不再見你,知道了嗎?」我說:「嗯,是,我以后只聽琳姐的話,琳姐讓我做什幺我就做什幺!估蠲懒照f:「嗯,那今晚就先留你在這里住一晚,從明天起我們就什幺事都沒有發生過,之前的事情都是一場夢,是沒有在現實中發生過的夢,我們還是以前那樣的姐弟,你懂嗎?」我難過地說:「?琳姐,我……」
      李美琳說:「剛才你還信誓旦旦地保證聽我的話,怎幺?現在就反悔了?」「不,不是,好吧,我聽琳姐的!刮矣脴O其失落的聲音回答了她。
      「嗯,這樣就對了。好了,你早點休息!估蠲懒照f著便慢慢地爬起身。
      我又抱住了她,哀求地說:「琳姐,今晚和我一起睡吧,求你了!估蠲懒照f:「怎幺,你還想對我使壞?」我說:「不,不是,我只想再抱你一次,求你了,琳姐!埂改恰虏粸槔,你乖一點,不許亂摸!估蠲懒摘q豫了一下,又躺回了我的懷里。
      我緊緊地摟住她,輕吻了她一下。李美琳沒再說什幺,似乎真的累了,沒一會兒就睡著了,我見狀也不再折騰她了,跟她一起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睡醒后,李美琳正在我懷里熟睡。我知道她其實也醒了,她只是仍在裝睡而已,所以我做戲要做全套的。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起來,給她蓋好被子,輕輕地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又去廚房幫她做好早飯,然后才悄悄地離開了她的家。
      上班后,我和她在辦公室外的走廊里打了個照面,她朝我點頭笑了一下,我也笑了笑,我知道現在她和我的隔閡已經消除了,我倆之間再也不必拘泥,幸?鞓返耐登樯钫介_啟。
      字節數:48764
      
    【完】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