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 id="qnwuy"><acronym id="qnwuy"></acronym></s>
    <th id="qnwuy"></th>
  • <th id="qnwuy"></th>
    
    

    <tbody id="qnwuy"></tbody>
    <em id="qnwuy"></em>
    <span id="qnwuy"></span>
    <tbody id="qnwuy"></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現代激情> 同床異夢的新婚之夜

    同床異夢的新婚之夜 - 同床異夢的新婚之夜

      又到十一,又到結婚季!
      上午,喜臨門酒店門前并排立了5 個拱門,上面每對新人笑得都是那樣幸福,
    來賓如果和新郎新娘不熟悉的話,稍不留意就會走錯。
      1 號廳里,賓客都已經落座,典禮臺上,一對新人正并肩而立。
      新郎一身筆挺的西裝,體格勻稱,濃密大眼,算得上儀表堂堂。
      相比之下,新娘子就顯得有些平庸了,個子雖然頗為高挑,卻有些單薄,臉
    上雖然妝容精致,卻也難掩歲月帶來的滄桑。
      「胡凡先生,你愿意娶廖梅小姐為妻幺?」
      主持人例行公事般地問道?墒切吕伤坪跎裼挝锿,竟然毫無反應,臺下的
    來賓頓時面面相覷,新娘的父母立刻變得有些不悅,新娘倒是頗為淡定,安靜地
    站在臺上。
      「我們的新郎官可能是太興奮了,激動地都說不出話來了!」見多識廣的主
    持人立刻插科打諢,來賓們也會意地發出笑聲。
      這時新郎才回過神來,在來賓們的笑聲還未完全平息時,就忙不迭地連聲喊
    道:「我愿意!愿意!」
      「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回答委實太過突兀,臺下立刻爆發出更加響亮的哄笑聲,連面色陰沉的
    新娘父母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剛才尷尬的氣氛瞬間在笑聲中煙消云散。
      「廖梅小姐,你愿意嫁給胡凡先生幺?」
      笑聲停歇之后,主持人又轉向新娘一邊問道。
      「我愿意!」
      新娘子淡淡答道,聲音并不大——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剛才只有新娘子一直
    面無表情,并沒有露出一絲笑容。
      接下來就是證婚人證婚環節。
      「胡凡同志碩士畢業考入我單位,工作勤奮,為人謙和,才華橫溢,和新娘
    堪稱是郎才女貌!」
      胡凡聽著領導套話連篇的講話,覺得十分乏味,特別是聽到「郎才女貌」那
    四個字時,更是覺得有些滑稽。
      「我一個最底層的小職員,能有什幺才?廖梅她長得那樣一般,又哪里來得
    貌?」
      想到這里,胡凡不由得又一次神游物外,好在領導的證婚詞十分冗長,給了
    他足夠的「溜號」時間……
      胡凡來自濱城下屬的一個縣級市,在濱大讀了7 年書,碩士畢業時,考入一
    家事業單位,雖然只是清水衙門,但好歹也算工作穩定,父母用多年積蓄給他在
    濱城買了套房子,雖然有些偏遠,但畢竟是全款,使工資本來就不多的他不用當
    房奴。
      多年來的小職員生活早已磨平了胡凡的理想和激情,他只想早點找對象結婚
    生孩子。
      可是偏偏事與愿違,胡凡的感情之路卻格外坎坷。
      性格內向看到漂亮女生就不知道說什幺的胡凡,直到讀研三時才談上女朋友:
    他的本科學妹,一個豐滿結實,臉龐紅撲撲的農村姑娘——
      他本以為農村姑娘能踏踏實實和他過日子,不料人家卻更加現實,在他畢業
    后不久轉投一個考上省委辦公廳的男同學懷抱,盡管那男的土里土氣,其貌不揚。
    這段持續1 年的戀情,帶給胡凡唯一的收獲就是讓他告別了處男行列。
      胡凡還記得在單位的單身宿舍里,他笨拙地插入女友同樣未經人事的陰道時
    的亢奮,他更記得當他聳動幾十下就射精之后,拔出陽物,看到女友屁股下面床
    單上一縷殷紅時的成就感……
      被前女友甩了之后,胡凡用了一年時間才恢復過來,然后就開始了相親生涯。
      「吃一塹長一智」的他這次堅決不找外地女孩,只找濱城本地的。不知是濱
    城的女孩眼光普遍過高,還是他太過木訥的緣故。
      這一相親,就相了3 年,他的標準一降再降,從要求身材好、年輕漂亮到「
    順眼」就行。
      從要求女方至少是事業單位,到有工作就可以。從要求女方至少比他小三歲
    到同歲也能接受。
      直到半年前,31歲的他才找到了廖梅。
      廖梅比他小1 歲,是濱城本地人,在一家職業學院當輔導員,工作穩定體面,
    更重要的是,廖梅對他似乎很看好。
      第一次見面后,胡凡對姿色平平還有些顯老的廖梅不太滿意,并未主動聯系,
    沒想到廖梅竟然主動給他發微信,對他噓寒問暖,這讓胡凡有些感動,于是又約
    了廖梅一次。
      就這樣一來二去,兩人就正式交往起來,很快雙方父母也見了面,婚事就這
    樣訂了下來。
      雖說日久生情,但胡凡卻始終對廖梅沒什幺感覺,這半年以來,兩人連約會
    都像例行公事一般:廖梅的學校在郊區,所以兩個人只能周末見一次面。
      每次見面都是先吃飯,再逛街,再看電影,廖梅很懂事,點菜從不點貴的,
    買東西很少讓胡凡花錢,看電影也只挑快下線已經開始降價的片子。
      兩人在一起時,也是「相敬如賓」的,除了偶爾親親摸摸之外,并無更親密
    的動作,更談不上做愛。
      好在,胡凡對廖梅的身體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他一直喜歡胸大臀圓的女人,
    而廖梅恰恰是骨感瘦削型的,所以每當他提出性要求被廖梅拒絕時,他也不強求,
    實在憋不住時,則去發廊找胸大屁股大的小姐。
      「廖梅那樣保守,也許是處女呢!」
      每當胡凡想到這層時,才會感到些許「平衡」。
                   【新房】
      已經是晚上8 點了,廖梅穿著一襲大紅旗袍,疲憊地坐在大床上,胡凡還在
    賓館結賬,卻把她這個新娘子留下獨守空房。結
      婚果然是件苦差事,凌晨4 點就得起床化妝,婚禮上逐座敬酒,下午要吃團
    圓飯,一直忙到晚上,才算消停下來,此時的廖梅早已是渾身酸疼,兩眼發沉,
    可是偏偏卻又思緒萬千。
      作為大齡女青年,廖梅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在大多數男人心目中,女人
    的「價值」和年齡是成反比的,她已經不指望自己在婚姻市場上「賣」個好價錢
    了。
      何況,她原本就不是什幺白富美,只是小門小戶養出的普通姑娘而已。
      曾幾何時,她也心高氣傲過,一心想找個白馬王子,一直在普通中學、普通
    大學讀書的她,瞧不上身邊那些資質平平的男生,工作之后,她倒是談過幾次戀
    愛,卻又都無果而終。
      接連感情受挫的她,不再相信愛情,開始認真地挑選著結婚對象,不料這卻
    給她帶來更大的恥辱:
      兩年前,她在一個相親網站上認識了肖揚,一個外企的高管,英國留學歸來
    的海歸,比她大整整10歲,結過婚,有個男孩和前妻留在英國,雖然長相一般、
    又矮又胖,但卻衣著光鮮,舉止有度,充滿著成熟男人的味道。
      兩人第一次見面時,肖揚并沒有像其他男人約在肯德基、麥當勞一類大眾的
    場所,而是約在市中心一家高級寫字樓大廳的咖啡館里,那天下午當精心打扮的
    廖梅走進富麗堂皇的大廳。
      看到肖揚穿著考究的「阿瑪尼」,靠窗而坐,桌上擺著一份英文報紙,面前
    放著一臺最新款的IBM 筆記本電腦,正聚精會神地做著PPT 時,她立刻就被打動
    了。
      令她意外的是,肖揚對她也很感興趣,分別時主動提出送她,開著他的奧迪
    A6把廖梅送回家。之后兩人就順理成章地交往起來,自然,很快也就順理成章地
    發生了關系。
      和文質彬彬的外表不同,肖揚在床上十分瘋狂,甚至有些變態。
      肖揚喜歡變換花樣肏她,經常挺著不長的陽物,用后入、側入、站立、坐式、
    女上男下等各種各樣的姿勢,一肏就肏她半宿。
      肖揚喜歡用器具玩弄廖梅,經常把廖梅拷在床上,用各種型號的假陽具插入
    她的陰道,還用按摩棒、跳彈刺激她的陰蒂,然后欣賞廖梅一次次大聲浪叫渾身
    抽搐著達到高潮,直到把淫水流干。
      肖揚還喜歡讓廖梅用嘴服侍他,他經常讓廖梅像小姐一樣穿著半透明的吊帶
    內衣,黑色的丁字褲,趴在他身上舔遍他的全身,耳朵、脖子、乳頭、龜頭、卵
    子、屁眼、腳趾,都不能拉下,而且還經常把精液射到廖梅的嘴里,再讓廖梅吞
    下去。
      一開始廖梅有些接受不了,可是肖揚卻和她說,性就是件愉悅的事情,應當
    百無禁忌,再加上確實每次做愛都能讓廖梅獲得極大的滿足,所以時間一長,廖
    梅也就見怪不怪了,甚至有些享受起來。
      不過有一點讓廖梅一直有些心里沒底:肖揚從沒和她提過結婚的事情,也從
    不帶她見自己的朋友同事,廖梅想帶他回家見父母也不肯。
      整整一年之后,正當廖梅盤算著怎樣才能讓肖揚盡快娶她的時候,肖揚卻不
    辭而別,只給她發了封郵件:
      「廖梅你好,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濱城了。我來濱城是做項目的,
    如今項目做完了,我想我們的緣分也就盡了。我知道你想嫁給我,但遺憾的是,
    我不想娶你。
      我結過婚,有孩子,不想再結婚了,我找你不過是想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里找
    個干凈的性伙伴而已。不過你放心,我會補償你的。我算了一下,這一年你陪了
    我50次,按一次1000塊錢計算,我已經往你的賬戶里匯了5 萬元!
      看到肖揚的郵件,廖梅差點昏過去,之后就大病一場。
      病好之后,廖梅做了兩件事。
      一件是發動親戚朋友給她介紹對象,另一件是用肖揚給她的錢,去濱城最好
    的一家婦科醫院「現代女子醫院」做了處女膜修補術。
      不出廖梅所料,她的相親之路果然走得坎坷,條件不錯的男人,大多嫌她年
    紀大,長得不漂亮,條件太差的她又看不上,整整過了半年,才遇到胡凡。
      廖梅知道,像胡凡這樣長得不錯,年紀相當,有穩定工作,有房子還不用還
    房貸的男人,已經是她能找到的條件最好的男人了。
      于是,盡管胡凡為人木訥毫無情趣,盡管胡凡不主動,她還是主動出擊,今
    天終于成功地把自己嫁出去。
      廖梅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聽見鑰匙開門聲,她知道,胡凡回來了……【1 小
    時后】
      按理說洞房花燭夜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是面對著一絲不掛的新娘子,胡凡卻
    沒感到有什幺可高興的。粉紅的臺燈下,廖梅閉著眼睛,滿臉緋紅地躺在他面前。
      剛才,隨著他一件件剝去廖梅的旗袍、文胸、內褲,胡凡也越來越覺得失望。
      廖梅的皮膚粗糙暗黃,泄卸妝之后眼角的魚尾紋十分明顯。
      廖梅的乳房不僅不大,而且十分松軟,像一灘爛泥一樣平攤在胸脯上,乳尖
    上兩顆發黑且有些內陷的乳頭顯得格外突兀。
      廖梅的屁股扁平,覆蓋著茂密的黑毛的恥骨向前凸起著。
      相比之下,倒是那兩條的大腿還算不錯,雖然不夠豐腴,但畢竟足夠筆直修
    長。
      「算了吧,關上燈都一樣!」
      胡凡暗自想道,俯下身,去扳廖梅的雙腿。
      廖梅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打開大腿。
      胡凡撥開毛叢,只見兩片有些發黑的大陰唇微微分開,邊緣外翻,可以清晰
    地看到里面像發起來的木耳一般亂糟糟盤成一團的肥大、暗紅的小陰唇。
      在小陰唇的頂端,則是突起的陰蒂,同樣頗為肥大,連陰蒂頭都從包皮中露
    出一截。
      「明明是黑木耳還TMD 裝純!」
      沒少玩小姐的胡凡想起戀愛時廖梅一副不可侵犯的樣子,心里暗自罵道,索
    性伸手關上臺燈,就在黑暗中半跪在廖梅大開的腿間,扶著勉強勃起的陽物,頂
    開兩片肉唇,運足全身力氣,奮力向前聳腰。
      陽物順利撐開廖梅松弛的陰道口深入到干澀的肉穴之中,然而出乎胡凡的意
    料,沒深入多少就被一層薄膜擋住。
      「啊——」
      陰道毫無前戲潤滑,縱然胡凡雞巴并不很粗,如此粗暴的插入還是讓廖梅覺
    得下體火辣辣地疼,她不禁緊皺眉頭悶哼一聲。聽到廖梅痛苦的呻吟,胡凡也是
    一驚。
      「難道她真是處女?」
      想到這里,胡凡一下子亢奮起來。
      「我胡凡雖然混得差,但找了個媳婦是處女,也算難得了!」胡凡一邊得意
    地想著,一邊將陽物抽出一些,然后再次聳腰,重新發起沖擊。
      「啊——」
      伴隨著廖梅一身慘哼,胡凡的雞巴狠狠地沖破薄膜,一下子陷入廖梅的肉穴
    深處。
      胡凡頓時精神大振,將廖梅的兩條長腿夾在腋下,不顧廖梅干澀的陰道把自
    己的雞巴摩擦得生疼,更不顧廖梅痛苦的呻吟,自顧自像打樁機般的猛烈抽插起
    來,動作大開大合,每下都是全根沒入。
      「啪啪啪啪啪——」
      肉體的碰撞聲越來越來大,不過百十下之后,胡凡就大吼一聲,死死壓住廖
    梅扁平的屁股,將陽物深深頂在廖梅的花心,劇烈噴射出積蓄多日的精漿。
      胡凡一直等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完,才慢慢抬起身,拔出陽物,然后裝作「不
    經意」的模樣擰亮臺燈,只見廖梅的兩片肉唇正狼狽地敞開著,陰道口已然在剛
    才猛烈的肏弄中被弄得微微紅腫,而腿間的床單上赫然有一小灘殷紅的血跡。
      「她果然是處女,那她小逼那幺黑,估計是平時手淫過度吧!」胡凡愜意地
    想著,躺在廖梅身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沒想到是個快槍手,真沒用!」
      看著打著鼾聲的胡凡,下體還在隱隱作痛的廖梅恨恨地想著——在她經歷的
    全部6 個男人里,毫無疑問,胡凡是床技最差的。
                    
    【完】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vpk3r6e1.com/788660a2a427ed69e">